uni_相川琥珀

算是个唱见厨,PM厨。主推AtR,其次是月子。

现实中是非常忙的高三狗,每天被学校气死,作业又多的一逼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写文画画,不过每天都会看lof和微博。

各位取关随意,高考之后我再浪。

【夕心】假如记忆有颜色 03

03
(在这篇文的设定里,心音是那种除了受不了别人感情上过多的杂音,平常的声音过大也会觉得不适的体质。)
注意事项见01

OK的话↓

心神不宁的夕神在自己的办公室一直待到了晚上10点,外面下着雨,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低沉的雷声,突然一道闪电从他的窗前闪过,一瞬间照亮了他手中捏着的资料。打闪的声音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声音好像还越来越大了,大到连牙琉响也叫他下班的声音他都没听见。

“同僚总是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啊……跟那个别扭但可爱的刑警小姐很像嘛。”
响也拨了下头发,一边给检事局的走廊关窗一边在心中吐槽,顺便他还贴心的给夕神留了走廊的灯。

大约又过了二十来分钟,雷声已经完全影响到本来注意力就难以集中的夕神了,于是他心烦意乱地合上资料,双脚狠狠地在地上蹬了一下,听到高档折叠椅与地面摩擦时产生的刺耳的声音后,他站起身,准备去做一件比这一天的工作都要重要的多的事情。

——去看心音。

虽然今天上午他还把心音弄哭了来着,但他还是急切地想看看她的样子。
从夕神的角度看来,这是一种赎罪也说不定,他想要以自己笨拙的陪伴作为对那个女孩的道歉。而且他知道在这样可怕的夜晚,先不要说本来就敏感现在精神还很差的心音,他自己也不愿意独自挨过这份孤凄,毕竟在监狱里度过的这种糟糕的时光已经够多了。
一旦决定下来,夕神就要努力去做,他才不管天黑不黑,道滑不滑,在感情面前,这些都是屁。

夕神开着车,连夜赶到引田诊所。由于雨下得实在是有点大,他刚一下车就被大雨浇了个透湿。

“停车的地方离大门那么远,这里的院长简直脑子有包。”

抱怨归抱怨,他夕神还是忍着大雨,按照指示停好车,往医院里奔去。
因为已经11点多了,诊所里根本没什么人,连每次去都能看到的成步堂都没在。那个怎么看怎么像变态的院长似乎也没在走廊到处乱晃。
正好,用他们检察官这行的话来说,就是没人打扰单独会面。
夕神用难以听到的声音轻轻地敲了敲门,本来打算小声敲门看看,如果心音睡了就悄悄离开的。

一秒,

五秒,

十秒……

房间里还是毫无动静。
正当夕神放下心来,准备转身离开时,他听见了房间里解防盗链的声音。
紧接着,他惊讶地看到泪眼朦胧的心音打开了门,同样惊讶地看着他。
“夕神先生……这么晚了!有,有什么事吗?”
她连忙揉了揉眼睛,想要掩饰自己刚刚哭过的事实。
准确来说是正在哭的事实。
夕神的动作比她想象得要快,他伸出手,一把抓住心音正在揉眼睛的右手,稍微有点生气地说:
“眼睛那么红还揉,感染了怎么办?变丑了我可不管你。”
“我不在乎!”
心音突然的大嗓门把夕神吓了一跳,她激动的哭喊声回荡在整个走廊,把雷雨交加的夜晚映衬的更加毛骨悚然。
想到这样下去的话也许会把其他病房的人吵醒,于是夕神不由分说地一把把心音推进了屋,确认没有人发现后,再把门锁好。随后他急急忙忙地脱下了透湿的外套,平摊开放在了地上。
裤子没怎么湿真是万幸啊。夕神在心中感叹。
他做这一连串动作的时候,心音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了,她只是低着头静静地站着,即使因为夕神的出现她难得的发了火,仍完全没有想要把他轰出去的意思。
夕神把她拉到床边坐下,心音起先不想听他的,但因为夕神一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她只好妥协。

“呜……夕神先生你能不能轻一点啊……”
刚坐下,心音就马上把被夕神握得微微发红的手抽了回来。

“抱歉。”

“你应该还有一件应该道歉的事吧?”

“早上把你弄哭那件事?”

“我,我可没哭啊!我只是生气而已!”

“好好好你没哭……那我现在可以给你道歉了吗?”

“不用了,因为我刚才也跟夕神先生发火了,这样就谁也不欠谁的啦。”

“是,是吗……”
真搞不懂这家伙的逻辑……她到底是怎么当上律师的啊?还是说被打了一下给打傻了?夕神觉得至少也要他先道个歉然后心音再道回来……
仔细考虑下似乎还是自己这边更有病。
夕神想。

夕神偏了偏头,用锐利的眼睛打量了下坐在自己旁边的心音,问:
“所以你刚才为什么哭?”

“因为很可怕啊。”

“这点程度就觉得可怕的话你还是不要活在这个气象多变的世上了。”

“呜……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坏天气啦!”心音颤抖了一下,右手抓着左臂,一副很失落的样子,“坐在病床上很无聊嘛,别的病人都能回忆以前的事来解闷,而我却做不到,而且一决定开始想头就会痛,刚才头痛得非常厉害的时候又开始打雷,对我来说噪音太大了,它不仅让头痛加剧了,脑袋还晕晕乎乎的,实在太难受了就……还有我才没你想的那么胆小呢!”

说到这里,心音往夕神坐的位置靠近了一点,伸出右手轻轻抓住了他的衣袖,然后抬起头,向他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

“谢谢你夕神先生,谢谢你能来。在你旁边时觉得噪音会小一些。”
“……我那么有用的话就再靠近一点啊。”
此时夕神已经完全明白他该怎么做了,他把左手搭在心音的肩上,然后往自己身上不轻不重地一拨。

“诶!?”
心音还没反应过来就完全斜靠在了夕神的怀里,霎时她脸红了一大片。

“夕,夕神先生你干嘛!?”

“你不是听雷声头疼吗?让你好受一点。反正我不在意的。”

“才不管你在不在意呢!我在意啊!不觉得过于……亲密了吗?”

心音“被迫”把头靠在夕神的肩上,害羞得眼神一会儿往左飘,一会儿往右飘。

“那你的意思是不用?”

冷冷地抛出这句话后,夕神还装作要把心音推开的样子。

“不……不是。”

感到自己的衣角的布料突然缩紧,夕神满意地笑了笑,当然,心音并没有看到这一幕。等到他感觉心音调好了姿势,不再乱动的时候,他把床上的被子拉了过来,披在了怀里女孩的身上。

“夕神先生虽然性格扭曲但是意外地温柔啊——”

“你好像没在夸我吧?”

“不不不这确实是夸奖啊!”

“……”

雨完全没有停的意思,闪电好像还变本加厉地更加响亮了,但是夕神觉得现在比刚刚在检察局待着的时候好多了。
因为他现在有一个更需要照顾的人。
他没时间自己去害怕。
突然一道刺眼的闪电从窗前划过,简直像要把这家诊所都劈开一样。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雷的咆哮,随后而来的是一声尖叫。
那声尖叫正是从夕神的肩旁传来的,心音因为刚刚的巨响而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呜……头好痛……!!”

夕神突然觉得手足无措,他无法明白她的痛苦,也不知道该怎样帮助她。
他只能把心音搂得紧一些,再紧一些,然后用自己空出来的手捂住她的耳朵。

“唔,谢谢……在夕神先生的旁边,能感到很规律的心跳声和温柔平静的感情,好受多了……”
心音略带艰难地抬起头向夕神笑了笑,随后把夕神放在自己耳边的手取下,握在自己的手里,像是寻求安全感似的。
“你要是实在不舒服的话……先睡会儿?”
自己的手被心音紧紧抓着,夕神不知怎的有点脸红,于是他决定用哄心音睡觉的方法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在夕神先生的怀里睡觉……?我才不要呢!谁知道你会对我做什么!”

“你……”

“我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我可是女孩子啊,在夜里允许夕神先生你进来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夕神低了低头,看到心音把头偏过去,一副想要掩饰自己的脸红的样子。

“啊,说的也是,那我就感恩戴德了。”
说着夕神一脸坏笑地就想把手伸向心音的胸部。

“呜啊!夕,夕神先生你等等!我,我要把你扔出去了哦!”
说着心音就打算身子向前倾,然后用伸到夕神背后的手把夕神扔个痛快。
夕神的动作比她想象得更快,在她准备动作的前一秒就用一手握紧了她双手的手腕并举到她的头顶,另一手紧紧地环住了她的腰,让她完全无法动弹,最可恨的是,自己的两腿也被夕神用膝盖顶在床角,感觉稍稍动一下就会被踢……

“还是个小雏鸡就这么横,真到了社会上可没人这么惯着你。”
夕神在毫无反抗之力的心音耳边慢慢悠悠地说出了这句话。
在那么近的耳边说话谁都会觉得刺激的吧,心音也一样,本来还一副拼死也要把夕神扔出去的样子,被夕神在敏感的耳边调戏之后,马上就软下来了。
“呜……夕神先生,不要……”
“哼。”
感觉到心音是真心实意向他道歉之后,夕神松开了手,重新把她搂入怀中,帮她抵御外面仍在放肆地咆哮的雷雨天气。

“可别把别人的一片好心不当回事啊,不当回事就算了,我可没见过把恩人扔出去的啊。”

“所以说抱歉啦……”
束缚被解开的心音好像变得更加珍惜夕神生硬却着实温暖的怀抱,不仅乖乖地把头靠在身旁的人的肩上,还像恋恋不舍的孩子一样轻轻抓住了夕神的袖口。

“那个……夕神先生可不可以给我讲一些以前发生过的事呢?我和你之间的……”

“什么都可以?”

“……嗯。”

“我因为一个冤案坐了七年牢,是你在美国拼命学习当上律师,在你同伴的帮助下翻了我的案子,在我死刑前一天把我从那个该死的监狱中救了出来。”

“诶!??还有这样的事吗!!”

“之前你独自辩护被别的检察官欺负,我跳上辩护席去帮你,最后成功取得了无罪判决。”

“那不是挺好的嘛!”

“啊啊,虽然我后来被罚了款啊。”

“噗。”

“你11岁的时候就认识我了,那时候跟我挺合得来,还坐在我的肩上妨碍我工作呢,然后被你妈妈训了一顿。”

“呜!不要说这样的事嘛……”

“是你说的什么都可以。”

“那种事情还是……”

“前几天的时候我们还在同居来着,你说要在下周一去买什么,也没告诉我。”

“下周一……?不就是后天吗!呜……到底是要买什么呢……”

“现在先不要想那些事了,好好静养才是最重要的。”

“嗯……不过,夕神先生为什么不能把那些事说得再详细一些呢,比如为什么你会被卷入冤案,欺负我的检察官叫什么名字,第三件事……就算了吧……我和夕神先生为什么要同居……之类的……”
“……那些事我不会告诉你。”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自己能想起来。”

“相信吗……好!那么我也相信夕神先生!”

“应该相信的是你自己吧……相信我什么啊……”

“唔,相信夕神先生不会对我做这样那样的事之类的?”

“你还在想那些事啊……”

(准确的说是这个没节操的作者还在想那些事x)

雷雨的声音渐渐地小了,夜空也一点一点趋于宁静,空气中回荡着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和两人均匀的呼吸声。

“已经相当晚了,早就到小孩子该睡的时间了。”
夕神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地扭头看了心音一眼。

“我,我才不是小孩子呢所以没关系!”
雷声小了,心音好像也变得精神了不少,听了夕神的嘲讽之后,开始用手气愤地拍他的大腿了。

“所以你打算一直在我怀里赖着?”

“不,不行吗……”

“……不是不行。”
夕神本来确实想说不行的,但是看到心音那幼猫一样祈求的眼神,再加上自己衣袖上的布料在不断收紧,他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被她这样依靠过了,就算是之前她在落语和荞麦的法庭上被各种不利证据搞得那样无助,她也不愿开口请求他的帮忙,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幼稚的一边说着让他看自己华丽的胜利一边在危机里逞强硬撑,还要他自己——一个不擅长表达的性格扭曲的人,艰难地下定了决心要去助她一臂之力。

7年后的她一点也不像7年前那样天真,能毫无顾忌地抱着他,用大到连隔壁的老姐都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以后想和迅哥哥在一起”之类的话,或者在实验做完时,她的母亲离开实验室后给来看她的自己一个浅浅的吻。
当她从美国回来时,她好像已经不认识自己了一样,在法庭上气势汹汹的。虽然夕神表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每当心音装作不认识他跟他气愤地吵嘴时,他就会觉得心痛,他觉得他的小姑娘不应该对他抱有这样强烈的敌意……即使大部分吵嘴都是他自己因为想听听她的声音而挑起来的。
当然这些不快,都被自己出狱后心音那一个含着所有的眼泪的笑容给融化了,他当时脑中除了“这是奇迹”之外什么也想不到。
但就算是那个笑容,也难以让7年的悲伤完全消释,自己始终不能坦率地向心音表达自己本来就搞不太清楚的感情,而心音也一副很暧昧的样子,不太擅长主动表达,即使很认真地想要向他诉说自己的感情,最后总是无一例外地弄巧成拙。虽然夕神并不讨厌这样就是了。
不过夕神还是不得不承认,心音不愿接受他的帮助这件事,大到调查案件遇到难对付的人,小到她自己缝一件衣服扎了手,她都一脸坚决的拒绝他的帮助,嘴上说因为自己不是小孩子,谁知道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久而久之,夕神已经不记得被她依靠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了。

现在,她就在自己身边,像7年前那样坦率地躺在自己怀里打着盹儿,好像自己一起身她就会惊醒然后拉住自己的衣角,用可爱的眼神要自己留下似的。
这种感觉真是……意料之中的好啊。
夕神在心里笑笑。

感到肩膀越来越沉,夕神小心翼翼地扭了扭头,看到心音已经靠着他睡着了,抓着他衣袖的手指也松开,安静地放在她自己的膝上。
唉,看来自己得待到第二天早上了……所以说啊,身边有这样一个雏鸟就是麻烦。
夕神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被子扯了过来,轻轻地盖在了心音的身上。

今夜,也非常的美好。

TBC.

(仍然是算不上后记的东西:)
虽然进展很快但是我觉得没什么不妥的……就算失忆了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感觉我觉得还是会有的吧(嗯。)
就算是写着严肃的东西却依然想着这样那样的事的我已经没救了……(瘫会儿)
以及我得快点赶进度了,再过两天我就得去学校报道然后彻底跟网络无缘了(周末大概可以上来遛一遛www)
如果我高产似那啥就能在24号前完结,如果不能……估计就是个大长坑了……啊请等我回来(谁理你x)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