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相川琥珀

算是个唱见厨,PM厨。主推AtR,其次是月子。

现实中是非常忙的高三狗,每天被学校气死,作业又多的一逼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写文画画,不过每天都会看lof和微博。

各位取关随意,高考之后我再浪。

【夕心】假如记忆有颜色 02

02
(有……一丢丢擦边球诶嘿~)

OK的话↓

“夕神先生和我,是什么关系呢?”

听到这个问题,夕神不禁颤抖了一下。
是……什么关系?
其实真要认真说起来的话自己也不太清楚。如果现在老老实实地说自己是她母亲的学生,也许会被问到她母亲的事……
明明白白地告诉现在这个精神还不太稳定的女孩,她的母亲已经死了?
反正夕神做不到。
那么,说是室友?
说不定又要被问到两人同居的原因,然后扯到狱中的老姐……最后还是逃脱不了讲述那个7年前的噩梦。
毕竟夕神擅长的是心理操作……而不是撒谎啊。
那么,说是敌人……?
虽然只在法庭上是敌人,但两人有对立的机会是毋庸置疑的。
想想刚才心音和对她来说是初次见面的自己凑得太近那种怎么想都不太矜持的行为,夕神打消了这个念头。
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会想和“敌人”凑得太近的。所以,为了照顾心音的想法,还是先别这么说了。
啊……真麻烦啊!
夕神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婆婆妈妈,明明平时遇到这种情况,该死的问题把自己问烦了,自己就要么来一发居合斩,要么放鸟咬人。
但是……对这家伙不行。
说来自己和心音的关系,属于那种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类型,有时自己去成步堂事务所找心音的时候,成步堂和王泥喜就一脸“这两人怎么还不结婚”的表情盯着他和心音,然后被夕神的黑眼神给瞪回去。
比较糟糕的是,心音在这种事上总有点恰如其分的迟钝,自己把话说得稍微隐晦一点她就不懂,所以过了这么长时间两人也只是停留在同居+暧昧的关系。
当然也不能全怪心音,夕神明白恋爱这种事,当然要男孩子主动一点,把情话说得明白一点,这是基本啊。
但是他夕神迅……在这种事上意外地怂,倒不如说他根本就不习惯说出像电视剧里那些恋人说的,能让他把隔年饭都吐出来的情话。而且自己在平时的生活中也不太明白怎样显得比较有男友力,有的时候甚至还要心音来教……看来自己还是改名叫夕神逊更好。
于是在这样一个绝好的增进关系的机会上,夕神打算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说“我是你的男友”作为回答。
等等!
奔三的大叔和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
如果不把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告诉面前这个耐心地等着回答的失忆少女,包括自己为她坐了七年牢并准备替她去死,而她在死刑前拼命把自己救出来的事,她也许根本不会相信两人是恋人关系。
换位思考一下:
假如你失忆了,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面相凶恶的黑眼圈大叔,自称是你的恋人,你会相信吗?
不吓跑就怪了。
想到这里,夕神流下了一滴冷汗。
他不想让心音难得对他建立起的脆弱的信任分崩离析。
于是……
“我算是……你的师兄,在心理学方面。”
说完这句话,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诶……师兄啊!那样就没问题了!”
心音拨开散在额前的长发,对夕神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那么我能叫你‘迅先生’吗?”
一霎时,夕神竟然不知道该露出怎样的表情,他深深地沉醉于那毫无杂质的笑容而忘了回答。
“嗯……果然还是不太好!还是叫夕神先生吧!对长辈也是要讲礼貌的嘛~”
夕神想说什么,但看到蓝色眼睛流露出的坚定和深深的笑意,他还是尊重了她的想法,即使他有点遗憾。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温馨的气氛。
“啊,护士来了,谢谢你陪我……夕神先生!”
心音扭头向门口看了看,随后轻轻地捏了捏夕神的手表示感谢,然后又松开了。
“不用在意……好好休息。”
“嗯!”

出了房间,他看到成步堂还等在那里。
“她的状态的确不太好。但是我会尽力让她恢复的。”
夕神把眼神放温和了些,坚定地对成步堂说。
“是吗……拜托了。”
成步堂苦笑了下。

今天是心音失忆后的第三日,大概九点左右,约摸着心音应该睡醒了,夕神便去一个常去的甜品店买了心音以前就很喜欢的蛋挞,虽然他不是很清楚病人能不能吃太甜的东西,但是他想让这些也许能唤起心音一丝记忆的东西起到作用。
去那个病房的路他已走了好几遍,但他总觉得今天站在那门口时的气氛有些不太一样。
他慢慢地推开门,看见心音抱着一个巨大的兔玩偶坐在床边,背对着门口。
“啊,是王泥喜前辈?如果是礼物的话就先放在那边的桌子上吧。”
心音声音低沉,不像昨天那样活力四射地跟所有进到屋子里的人挥着手打招呼,而是连头也没回,继续抱着玩偶望着外面飞舞的樱花。
“……”夕神什么也没说,把买的甜品按她说的放到了桌上。
过了十几秒,心音察觉到屋里的人还没走,便诧异地转过头去——
“啊!夕,夕神先生……抱歉,我还以为……”
确认了屋里的是夕神后,心音又很快地把脸转过去,像刚才那样望着窗外。
在这仅有的几秒里,夕神看到了,她分明哭过。
“夕神先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
心音停下不说了,也许是少女特有的羞涩和她信守的礼节让她无法挑明了下逐客令,但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应该知道自己该怎样做。
但是他夕神可是扭曲检察官。
听完这吞吞吐吐的语句,夕神迈着大步走到了心音的旁边,很不要脸地坐下了。
就像当时在关于荞麦和落语的法庭上,他不要脸地跳上辩护席一样。
完全没料到事(xi)情(shen)会(zhe)这(me)样(bu)发(yao)展(lian)的心音被镇住了,连手中的兔子被夕神拿过放在一边也毫无反应。
紧接着,夕神用不容反抗的力度双手捧起了心音的脸,细细端详起来。
她的眼睛红红的,虽然泪痕已经看不出来了,但眼角分明有狠狠地揉过的痕迹。
“唔……夕神先生你!!放开啦——”
心音不轻不重地推了推离她近在咫尺的夕神,感觉推不动后,她本想遵从身体的神经使个过肩摔实力教夕神做人……最终还是放弃了。
因为她感到对方内心因自己而生的担忧和惊讶之感在一点点变多。
“你怎么了?一大早就哭,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虽然这句话很总裁,夕神可是在战战兢兢的心情下“挤”出来的,毕竟自己还是个老处男,跟心仪的女孩子凑的这么近难免还是会小鹿乱撞的。
凑这么近是出于对那家伙的关心!
夕神在心里给自己辩护。
“我才没!这是晚上哭的!……啊不对!我没哭啦——呜……夕神先生大坏蛋……”
他看到心音的脸往右偏了一个角度,脸红红的,眼神也飘来飘去。
“晚上……做噩梦了?”
“哼,才不告诉你!我和夕神先生还没熟悉到什么都给你说的地步!”
“你……”
不熟悉!?
此时夕神气得简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们俩怎么能用“不熟悉”来形容!!
要是平时心音把他气成这个样子,他早就做一些把她按在床上狠狠地欺负,即使她哭着求饶也绝不放过她的举动了。
但是现在不一样,在心音看来他只是一个闯入她生活三天的自称师兄的人,若不是因为她有听取心灵的能力知道夕神人畜无害的话,她可能早就顺从身体本能把敢肆无忌惮碰自己的脸的夕神扔出去了。
所以现在还是先忍一忍吧夕神迅。
夕神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而且看着自己两手之间的少女红着脸想瞪他却又因为害羞而移开眼神的可爱模样,他也不想让心音太为难。
“好吧我不问。话说你是觉得这里不太安全?”
夕神放开了心音的脸,然后把兔子玩偶又递给了她。
“嗯……大概吧,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总觉得不踏实,也许来看我的人都是对我很重要的同伴吧,可是我一个也认不出来,短时间内也难以信任,难免觉得过意不去……”
心音垂下眼睑,把头埋到柔软的兔毛中,语气中满是失落。
“所以我只能先看看外景,抱着玩具来放松一下心情……”心音小声说,并把兔子玩偶稍微向夕神那边举起一点,“你看这个,就是昨天下午进来的王泥喜前辈和美贯酱送的。他们的眼神虽然藏着伤感,但是我听不到杂音,感觉也很可靠……我想相信他们,所以抱着这个玩偶能让我觉得安心。”
“这样啊……”
“说起来,我有听取人内心的声音的能力这件事也是成步堂先生告诉我的……啊啊,很扯吧,听杂音什么的,捕捉感情什么的……我本来不愿意相信的,但是我觉得现在只有它能用来保护自己了……所以就任性地用这个来决定要不要信任别人……我活得好累啊。”
“……也许,我的记忆恢复不了了吧”
心音把头转向身旁静静聆听的夕神,露出了一个透着深深无力感的微笑,让人看了就觉得难受,觉得心疼。
可这份悲观和失落却让夕神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想要压住自己的怒火,但他失败了。
“你在说什么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啊!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来就是为了让你开心一点,好有助于恢复治疗……而你呢?在那里顾影自怜个什么劲啊!别给我摆出那种表情!!”
刚吼出这些话,夕神就后悔了。虽然那些都是气急了的自己不小心说出的话,但现在的心音实在经不起他这样发火。
那些偶像剧里这种桥段是怎样的来着?
男主不是应该一把抱上去吗?!
而自己却在不负责任地向心理状态十分不佳的女孩子发火,真是混蛋。
还没等夕神想好要怎样安慰,心音的镇定就已经把他吓到了。
“……夕神先生,对不起。是我……太悲观了,真的……抱歉……”
心音没有像夕神想象的那样扭过头抹眼泪,而是将头埋得更低了些,用强忍着颤抖的声音回应他。
但他看到有大颗的泪珠在那两只湛蓝的眼睛里打转。
一定是惹她伤心了吧……
夕神知道此时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而且他也不想让心音再拘束下去,便离开了房间。
关上门后,他颓废地靠在墙边,恨自己为什么那么不懂得替别人考虑,为什么那么容易发怒,为什么总是伤害自己最重要的人。
明明她那样失落,那样无助,急切地想要一个安全的避风港,想要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伙伴,而他却连一个称职的师兄都当不好,更没有脸在敏感的她面前自称是什么所谓的恋人了。
正当他整理了下思绪,准备离开这里打算回去做检察官的工作时,他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的低低的啜泣声……
那声音把夕神的心都揪起来了,他恨不得再次冲进那个病房。
但他明白,现在进去真会加剧心音的伤感,说不定还会给她带来恐惧,那样就显得十分不合算了。
夕神一咬牙离开了医院。

TBC.

后记:

我……真的不是有意这么虐的!!!
我自己看了这篇刀子我都想跟我自己谈人生了!!
呜啊心音别哭我抱抱……(你谁)
大概下一篇不会太虐吧!
还有我文中总夹了些实力毁气氛的吐槽,觉得太毁气氛看不下去的旁友们务必跟我说一声!
后半是夕神第三次见心音,前一天也有见(即第二次)但是因为并不算很重要所以没有写,在这里说一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