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相川琥珀

算是个唱见厨,PM厨。主推AtR,其次是月子。

现实中是非常忙的高三狗,每天被学校气死,作业又多的一逼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写文画画,不过每天都会看lof和微博。

各位取关随意,高考之后我再浪。

【夕心】疾病是助攻?!

(已经没人能阻止我的脑洞了hhhhhh)

【夕心】疾病是助攻?!

*ooc

*私设有

*夕心同居设定。

*撒(nue)糖(gou)向

*全年龄向(大概)

*时间线为逆6-4结束后

*废话非常多x

*请勿掐cp

*也不要报警(

*不知为何心音的女子力突然高了(不是物理hhhhhh)

OK的话↓

晚秋时期。

这种时候确实是容易感冒发烧的季节。

但对于像夕神迅那样的人,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感冒啊吧?

……不管怎么说,他就是感冒了。

是因为昨天晚上跟着刑警通宵搜查结果着凉了吗?

等他想起自己是如何被跑到警局来找他的心音给拖上糸锯刑警的车,回到家又把他拽上床灌了药掖好被子,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了。

一缕早晨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当他眯起眼时,那阳光又突然消失,被一个女孩的身体所遮挡。

“夕神先生……?”

他揉揉眼睛,看到心音调了调位置,挡住了对于刚醒来的他来说过于刺眼的阳光,并拿着奇怪的药站在床边。

“昨天晚上在警局看到你那么无精打采的样子真是吓了我一跳呢!真是的太不让人省心了夕神先生!”

心音撅起了嘴,弯下腰把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去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床边。

“……你今天不用去工作?”

夕神直接无视了那一大段责怪他的话,,先问了她的事情。

“我当然是请了假的啊!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夕神先生的!我可是作为……”

心音脸一红,突然停下来不说了,用手捂住了看起来热得可以和夕神的额头媲美的脸颊。

“作为什么?”

精神恢复的差不多的夕神微微一笑,说道。

虽然在别人看来那个笑怎么看都不像笑罢了。

“作,作为……呜!”

说是师兄妹怎么看都有点……说是朋友心音自己还有点不甘心……说是喜欢的人……?

啊啊啊啊啊好纠结!

脑子里乱成一团的心音小心地抬头瞄了瞄坐在离她不远处的夕神,他正在坏笑着看自己笑话呢。

“……呜!夕神先生大笨蛋!”

说着,心音生气地把头一扭,不去看那个心里已经笑开花了的扭曲检察官。

啊啊,都到这种时候了这小姑娘还在害羞什么……反正出不了几年你就要姓夕神了。

想到这里夕神的嘴角又上扬了一个弧度。

“……好啦夕神先生不要在心里笑啦!赶紧把药吃了睡觉!”

“……哼。”

难得这小姑娘这么会照顾人我就先顺着她来吧。

夕神想。

一觉醒来,夕神看了看表,快到11点了。

他听到心音在厨房那边忙着什么。

“喂!需要我帮忙吗!”

夕神艰难地从床上撑起来,向卧室的门外喊。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厨房传来一声清脆的盘子打翻的声音。

“呜啊!夕神先生你醒了啊?!不,不要吓我嘛!!”

夕神已经联想到那个雏鸡一边收拾一边掩饰自己的手足无措的糟糕画面了。

“所以说你到底要不要我帮忙。”

“当·然·不·用!夕神先生还是好好地在床上躺着吧!”

“我听着你慌乱的声音觉得你好逊啊。”

“才,才没有慌乱!!以及刚刚像死人一样躺着的夕神先生才更逊吧!”

等了一会儿,厨房里又传来断断续续收拾碗筷的声音。

夕神总觉得不放心,说不准下一秒心音就会烫到手,或者打碎其他的盘子,或者因为拿不准做饭的时间而把事情搞糟。

不得不承认,夕神总想照顾自己的小姑娘的“病”又犯了,看来那个弹吉他的浪包检事说自己“老妈子”也不是没道理的。

但是现在……

因为发烧头晕乎乎的,试了几次都没能下床的夕神只好不得不服老,整了整被子又重新躺下了。

正当夕神准备闭上眼再睡一觉的时候,他感到有人在小心翼翼地摇他的肩膀。

“那个……夕神先生~你睡了吗~”

“你闹够了没有。”

“不是,那个……我怕打扰到你嘛。”

“……”

很久没被这样温柔地叫醒过了,他想到自己在监狱的时候,每次起床的时候自己都被狱卒搞得很恼火,至少不是那么合他心意的。当然,如果那个狱卒叫醒他时用和心音一样的叫醒方式的话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上去就是一拳的。

能有现在这样的待遇都是多亏了老姐,会面时托心音照顾出狱后可能会各种不习惯的自己,虽然自己已经出狱快一年了。可能自己在老姐眼里一直都是个需要被照顾的弟弟吧。而且还给他弄了个更需要照顾的家伙,估计是为了锻炼自己。

(他就是不往“老姐是在撮合我跟心音”这方面想。)

精神游离了一圈后,夕神重新注意到了在距自己大约十厘米的地方,心音正面露担心的神色望着他。

“……夕神先生?”

“干嘛。”

“刚才我叫你那么多声都没应……”

“有吗?”

“嗯!”

“啊啊抱歉。”

“诶……夕神先生会好好道歉的啊。”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

“诶嘿嘿~你下不了床对吧?那么我去把饭菜给你拿来!”

“啊啊。”

“你不要一直盯着我好吗……”

吃了一半的夕神实在忍受不了床边坐着的心音炽热的目光,停下了嘴。

“怎么样?!”

“什么啊?”

“手艺啊手艺!我可是费很大力气做的啊!”

心音向夕神做出了一个“看啊夕神先生我这么努力快夸我快夸我”的眼神。

“还好吧。”

“啊,那就足够了!反正夕神先生一直都是很严厉的呢~”

心音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把握拳的手举到了脸边。

“只是你太嫩了而已。”

“切——”

听到夕神不客气的嘲讽,心音撇了撇嘴,溜到客厅那边去了。

一方面是不想听他把自己当小孩子看,一方面是她发现夕神因为自己盯了他半天之后脸有点红。

“啊啊夕神先生有点可爱呢。”

心音在沙发上仰躺着,不禁闪出这样一个想法。

倒不如说正是因为她,夕神先生才从刚开始同居时的各种拘束和扭曲一天天变得可爱了。

不过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呢……

两人都是。

约摸着夕神应该已经吃完午饭了,心音走进了卧室。

她看见夕神早就睡了,刚用过的碗放在床头。

心音放轻了脚步,把碗拿到了厨房去洗,还把水流放到最小,以免吵醒那个生病的人。

该做的都做完后,心音不禁感叹王泥喜前辈一天到晚的辛苦,而且他还得擦厕所。再想想自己这边,跟夕神先生同居后就没怎么擦过厕所……

感叹完毕,心音又蹑手蹑脚地进了夕神的卧室。

她坐在熟睡的夕神旁边,偷偷地看着他。

平时在法庭上那种威风凛凛的样子早已荡然无存,心音能看到的只有平静的表情,和隐藏在黑眼圈下的紧闭的眼睛,整个房间飘着一种温柔的气氛,夕神均匀的呼吸声在卧室的空气里打转。

就连心音也不得不承认,夕神这个样子是非常少见的,也是非常……令她怀念的。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每一个妈妈不在的夜晚,都是夕神先生坐在她旁边哄她,给她讲故事,扇扇子,或是满足她其他任性的要求。

现在角色互换了。

心音还想起小时候她生病,夕神把额头贴在自己的额头上,既为了测量一下温度,又为了安慰她一下。

那时确实令她感到十分快乐,原本晕晕乎乎的头脑也舒服了不少。

所以自己现在也……?

虽然知道这样可能会把夕神弄醒,但心音还是想试一下。

试……什么?

心音突然犹豫了。

她想要仅仅在他的额上贴一下?还是轻轻地抱他一下?还是……偷偷地吻他……?

想要与他嘴唇相碰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于是心音俯下身子,一手撑在床沿,准备吻上去。

当心音的脸离夕神还有5厘米左右的时候,她停住了。

待った!自己在干什么啊!?现在还太早了啊!!真是的我刚才在想什么……

心音在心里埋怨完自己后,准备撑起身子并把脸从与夕神的距离过于近了的地方拿开时,她突然发现本来闭着眼睛正脸对着她的夕神,把脸偏过去了,然后又有什么东西放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往下一按。

微热的触感从心音的嘴唇处传来,她亲上了夕神的脸颊!

还没等瞪大了眼睛的心音红着脸向夕神解释,躺在床上的夕神先开了口。

“要亲就快一点不要磨磨蹭蹭的。我又不会砍了你……还有,你是笨蛋吗我感冒了你还往我嘴上亲。”

“不,不是的……!”

心音想要辩解,但是自己确实就是想趁夕神睡着“干坏事”啊。

“切,我可不信。”

夕神挑了挑嘴角,轻蔑地说。

“呜……话说回来夕神先生干嘛把我的头按下去!?”

心音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一边用手背挡住了自己的嘴唇和发烫的脸颊,一边对着夕神发牢骚。

“你不是很想这么干吗?我在帮你。”

夕神本想做一个用手指敲太阳穴的动作,但他觉得躺着做一点都不帅,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我才没……呜……”

面前的小姑娘一点都不像平时那样强势,而是红着脸低着头,声音也比平时那种“明明不是在喊但是声音很大就像是在喊”的讲话声音小了不知多少倍。

“难得主动一回居然是在我生病的时候……我感冒好了之后再主动吧。”

“再来?!夕神先生你想得美。”

“へッ……够强硬的啊。”

“哼!你睡你的吧我不管你了!”

心音像是赌气般的把夕神的被子向上一拽,挡住了夕神的大半张脸,然后冲出了卧室。

掖被子就不能好好掖……

夕神在心里抱怨。

嗯?你说心音可能生气了?

夕神非常负责任地告诉你,没有。

“……麻烦关一下门”

“はいッ!有什么事再叫我啊!”

(门被关上了。)

看吧。

等到夕神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窗帘不知被谁拉上了,一点月光都没有。夕神想看看表,但并不能看清。

啊啊,少了顿晚饭。不过这没什么,反正自己以前在监察局的时候就经常三餐不规律,自己也根本没觉得有什么。

不过小姑娘的晚饭应该是白做了吧。

夕神已经想到了心音做好了晚饭想来叫他又不忍心叫他的情景。

明天还是去道个歉吧。

夕神想。

不过当下问题是,他需要一杯水。

因为感冒的原因,喉咙突然干了起来,他急切的需要一些水来润润嗓子。

但是他实在是下不来床,只要稍稍一起身,头就会剧烈的痛,全身也使不上力气。

如果他执意要自己下床倒水的话,可能半路上就会倒在地上,第二天心音就可以给他送葬了。

所以说现在只能请求心音的帮忙了?

等等这个绝对不行啊!这都几点了那小姑娘肯定睡了吧!难道还要把人从对面房间里硬喊起来?虽然夕神明白如果真的把心音叫起来让她帮自己倒水的话,她是一定不会有任何怨言的,只会用她独特的温柔把自己弄得更加羞愧。

反正是大男人忍一忍算什么。

想到这里,夕神已经起了一半的身又慢慢地躺了回去。

在这途中,他感到一只温柔的手伸到了他的背后,把他扶着坐了起来。

“……夕神先生?喝水吗?”

这时他才看见,心音正坐在他下午搬来的床边的椅子上,关切的望着他。

因为心音脱去了她显眼的黄色外套,身上的白色被夜的阴影掩盖得恰到好处,所以夕神才没能马上发现她。

她轻柔的声音钻进了夕神的心,化成一汪清流。夕神被这突如其来的陪伴弄得一愣,连最简单的感激都难以表达。

“你没睡啊……”

稍微有些不知所措的夕神只好先掩饰着自己的感情说了一句,语气像是责怪,像是感激。

“说了我会好好照顾夕神先生的嘛,这点小事真的不算什么啦。”

心音拨了两下耳环,略带自豪地说。

“……”

夕神正准备接过心音手中的水杯,但她用手势阻止了他。

“夕神先生只要坐着就好了。”

她这样说道。

夕神什么也没说,只是放下了手算是默认了。

清凉的水流顺着杯口灌进嘴里时,那一瞬间夕神甚至有点恍惚。

或者说是自己7年来一直封存在心底的,内心最脆弱最容易感动的地方被这个小姑娘唤醒了吧。看着心音在宁静的夜晚,虽光线不足,但依旧显得明媚而耀眼,就像7年前她拉着自己半夜出去玩,在星空下给自己唱歌时那样,引人注目。

喝完水后,夕神感觉好受了不少。床旁的心音依然保持微笑的表情,把杯子放好,静静地坐着。

“……谢谢。”

夕神把头扭到一边。

“别这么见外啊夕神先生?毕竟我可是被辉夜桑拜托来照顾你的哦?当然要尽到责任啊!”

笑得一脸阳光的心音用左手摆出了V字。

“我就是客套地说一下而已。”

“那样的话还不如不说……”

“……好了你也该去睡觉了吧?不用再陪我了。”

“这可不行!我刚刚才说过我要尽到责任的对吧?”

“我可以当没听见。”

“啊……真是的!说了不行就不行!”

“喂小雏鸟,想打吗,赶紧给我上床去。”

“现在的夕神先生可不一定能打过我哦。”

“唔……你这家伙……!”

心音说的是对的,他现在确实打不过她。

不过以后要怎么惩罚她,怎么让她在床上哭着向自己求饶什么的那就是他病好以后要考虑的事了。

“那么我也不睡了吧。”

“诶!?夕神先生……!”

“如果老师看到我是这样对你的话一定会生气的吧,我自己在被窝里睡觉而你在外面冻着。”

“妈妈她不会生气的啦……”

“总之如果你不睡的话我是不会闭眼的。”

夕神坚定地说完这句话,直直地盯着心音,甚至还做了个想要撑起身子的动作。

“夕,夕神先生你别起来啊我去睡还不行吗!”

于是心音在夕神的眼皮底下溜回了自己的卧室(虽然很遗憾但这俩还不是睡在一起的w),然后关了灯。

心音知道仅凭这样夕神是不会认为自己真睡了的,于是她滑了一会儿手机,然后又把自己每次睡熟都会不小心踢到地上的塑料玩具熊扔到地上发出声响。

不久她灵敏的耳朵就听见了夕神在那边夹杂着鼾声的呼吸。

哎呀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心音想。

于是她毫无悬念地回到夕神的卧室,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继续守着夕神。

早上了。

这次不用心音来叫,夕神自己就被自己的生物钟给催起来了。

虽然身体状况感觉还不是太好,但他已经可以自己随意坐起来了,下床可能还有些难度。

当他理理衣领坐起来准备看看资料,开始在家的工作时,他看到了趴在自己腿边睡着的的心音。

她长长的头发散在床上,夕神不得不向旁边挪了挪防止压到。那怎么看怎么可爱的睡颜被上身趴在床上时弯曲的手肘掩盖了大半。

果然这家伙昨天晚上还是没听自己的……

夕神像是要发泄怒火似的伸出手捏了捏心音的脸,当他听到无精打采的哼哼声时又停手了。

毕竟心音守了他一晚上啊。

不过现在表达感激之情自然是不太好的。

夕神认真地想了想自己能为她做些什么,如果自己没得病的话一定会把她抱到床上去的。然而现在只能将就一下了。

夕神一边在心里对心音说“对不住了”,一边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了熟睡的心音身上。

现在想想,身边有这样一个雏鸟,也不是那么坏的事吗……?

温和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钻进来,散落在床上和心音的发丝上。

这俩的虐狗今天也在继续。

后来夕神病好了之后为了感谢心音给了她盛大的奖励。

你问奖励是什么……?

当然是!带她去吃荞麦面啊!

夕神:没有什么比荞麦面更好的东西了。

心音:……

END.

后记

完犊子这又是一个ooc飞起的辣鸡()

在这里说一下,这里的设定是“夕神一病性格就有点像7年前那种温柔纯良的性格”,不知道是不是体现出来了……

(我倒是只觉得我把夕神写傲娇了orz)

其实本来觉得写心音生病夕神照顾也会很甜的,但是有可能会出现以下两个情景我就……

心:中午刚吃过荞麦面啊晚上又吃!

夕:不想吃自己做别的。

心:呜……夕神先生你坏坏……

夕:……(乖乖地去做了别的。)

夕:吃完药赶紧睡觉去。

心:我睡不着!你给我讲故事嘛。

夕:不干。你平时在事务所干什么你现在就干什么。

心:看王泥喜前辈擦厕所,帮美贯酱变魔术,看电视,给成步堂先生画的传单上色,约小忍出去玩……

夕:够了我给你讲故事。

一想到这两个片段根本停不下来hhhhhh

今天夕心也一如既往地甜!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p.s.自我吐槽)

众:为什么别的太太都更了那么多篇你才憋出一篇?

琥:因为我长啊!(嗯,没有什么不对x)

其实也没有很长啦——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