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相川琥珀

算是个唱见厨,PM厨。主推AtR,其次是月子。

现实中是非常忙的高三狗,每天被学校气死,作业又多的一逼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写文画画,不过每天都会看lof和微博。

各位取关随意,高考之后我再浪。

【夕心】有点危险的日常

【夕心】有点危险的日常

*ooc有

*私设有

*夕心恋人,同居设定

*时间线为迅哥儿出狱后

*请勿掐cp(估计也没啥掐的)

*攻受的话就是夕神攻(´・ω・`)

*撒糖向

*前面好大一段都不关夕神鸟事(o′▽`o)

*对话占大多数

*夕神很坏√

*热衷于擦边球


OK的话↓


下雨了啊。

噼里啪啦的雨点掉在地上,使心音不禁心里一阵发毛。

“夕神先生怎么还不回来啊……都9点了,还下着这么大的雨,他真的没问题嘛……”

“所以说就应该买辆车嘛!!哼夕神先生都不听我的!等他回来我可得好好说说他!”

心音噘着嘴,趴在窗台上,听着沙沙的雨声和隆隆的雷声,犹豫着要不要去找。

“果然还是去找找吧。”

心音拿上两把伞,出了门。


“说是出来找,可是……”

完全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夕神从不告诉心音任何与他的工作有关的事情,他表面上说是因为律师和检察官要划清界限,其实还是因为不想让心音与可怕的证人或是罪犯扯上关系吧……

心音都懂的,所以就没多问。

没想到对他的工作一无所知也是会有不方便的地方啊。


天色黑得可怕,远处传来的雷鸣好像野兽的低吼,在心音灵敏的耳旁回荡。

“呜……夕神先生在哪儿啊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好可怕啊。

如果心音此时带着模拟太的话它一定会说出这句话的。

(模拟太似乎不能进水所以此时心音没带在身上)

走着走着,心音意识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她迷路了。

“迷,迷路了而已嘛,我一定能走回家的没,没问题!!……(大概)”

心音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撑着伞摸黑向前走。

突然她灵敏的耳朵听到了有人窃窃私语的声音,但由于雨声太大了,听不清具体说的是什么,但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声音越来越近了……

不能再犹豫了!

心音扔掉伞跑了起来,紧接着就听到有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响起,

“快!别让她跑了!”

果然自己的直觉是正确的!

心音此时顾不上害怕了,只管猛劲跑。

天黑,下雨,加路痴属性,意味着心音要逃脱并不简单。

“呜……前面没路了!”

厚厚的一堵墙挡在心音的面前,那样冰冷。

给人以绝望。

心音不禁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平时不多出来看看认一认路,开始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发现近在咫尺的人的不怀好意。

唯一不后悔的就是出来找夕神这件事。


此时雨渐渐地小了,心音的视线也稍稍清楚了一点。

她向四周望去。

“啊,围墙旁边有一架梯子!”

此时心音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飞快地跑过去,也不管什么穿裙子不可以爬梯子之类的小事了。

“看,她在那呢!抓住她!”

完了!被发现了!

心音还没来得及加快爬梯子的速度,就被人狠狠地抓住脚腕扯了下来。

“啊!!好痛啊!你们这些混蛋想干什么?!我可是女孩子……呜啊!别!”

怒气冲冲的心音还没说完背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

“闭嘴,小律师,上次你欠我们老大的债还没还呢!把她按住!”

老大……?

心音想起来了,自己接手的一周前的案子,犯人是当地的混混头儿,本来可以逍遥法外的,却被心音给坑上了证人席,最后毫无悬念地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现在应该是他的手下来找自己报仇了吧……


“喂!你们自己老大犯的罪,我只是指出来而已!凭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被按在墙上的心音仍在想着据理力争,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是多么恐怖。

“你居然想跟我们讲道理?!哈哈哈哈哈哈法庭上惯了吧!话说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出来乱晃,真是不检点啊。”

“我才没不检点呢!!我是有事才出来的!你们少诬陷人!”

“一会儿你就知道诬陷你是多么轻的惩罚了。”

为首的一个(我们姑且称为歹徒)歹徒一边狞笑着,一边凑近。

“呜!别!别过来!”

心音猛烈地挣扎,但左右手都被人按得死死的,腿也使不上劲,平时引以为傲的过肩摔技术此时毫无用处。

“嘿嘿嘿现在我们要怎么玩呢?”

“我可是好久没见过身材这么好的少女了~”

“这家伙好像还未成年呢!”

“来好好玩一场吧哈哈哈”

好可怕啊……

但是现在不能退缩!

垂死挣扎可能还有救,等着被他们玩就没救了!!

他们一定会把我给……

接下来的事情心音想都不敢想。

要反抗!

于是心音看准了为首歹徒伸过来想解她领带的手,一口咬了上去。

“啊啊啊啊!!你这个混蛋!居然还咬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小的们,按住了!”

两处手腕的突然收紧让心音有点吃不消,腰上好像还被狠踢了一下。

随后她感到自己的脖子被掐住了,那个歹徒的手收得那么紧,真的像是要置自己于死地一样。

“呜……好难受……放开……我……”

无法呼吸真的太痛苦了,好想死,让我痛快一点好吗……

心音的意识渐渐模糊了,嘴角无法控制地流下了一行唾液。


不知过了多久,脖子上的束缚消失了,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心音慢慢地清醒过来,眼睛还是无力地半睁着,脸色由于刚刚的呼吸困难变得潮红不已,嘴角的涎水也显得相当色气。

正当心音无视了自己仍然可怕的处境开始大口呼吸调整自己时,那个为首的歹徒抓住自己的头,使劲地往墙上撞了一下。

“呜……!你们……”

心音眼前越来越模糊,她头晕得厉害,身上因为被淋湿而阵阵发冷。

自己就要死在这种地方了吗……

也许这就是做律师给自己带来的惩罚吧?

如果不成为律师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呢……?

……等等,不行!绝对不行!

那样的话,夕神先生现在早就因冤罪而被判处死刑了!

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当律师。

为了那个人的话,我什么都不怕。

说起来,夕神先生回家了吧……

希望他别再出来了,外面这么危险……


“小律师好像晕过去了,开始玩吧。”

隐隐约约,心音感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衣服,还有人在自己身上乱摸,领带被粗暴地解下扔在一边。

心音想要挣扎,想要阻止,但都无济于事。

毕竟自己现在一点劲都使不上了。

当自己黄色的短外套被脱下,歹徒们开始解上衣的扣子时,绝望的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半睁的眼中映出了黑色的身影,耳旁还有翅膀啪嗒啪嗒的声音。

那个是……夕神先生……?

心音突然放下心来,头一歪,彻底昏了过去,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隐隐约约传来打斗的声音和歹徒们的惨叫声。


心音做了一个梦,梦见小时候的自己趴在夕神宽大的背上。

“心音,我送你回家吧。”

“迅哥哥!我还想再玩一会儿……”

“明天我们再玩好吗?我会来找你的。”

“说好了哦!拉勾!”

“喂喂我背着你怎么拉勾啊。”

“嗯……迅哥哥再长出一只手就好啦!”

……

天很黑,但是和夕神先生在一起,就觉得世界充满了阳光,明明他看上去是那么阴暗可怕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

“喂,心音!醒醒!”

夕神先生……?

虽然头很晕,但是夕神的声音自己应该是不会听错的。

“呜……我还活着吗夕神先生……”

“废话!快醒醒!头抬起来我给你包扎一下!”

心音温顺地抬起头,看着夕神从自己的衬衫上撕了一块布,然后缠在自己还渗着一点点血的头部。

“我不是说了我没回家就不要出门吗?你为什么不听我的!”

“我……很担心夕神先生。”

“你这个样子会让我更担心好吗!如果我再晚来一会儿,你就被……”

夕神停下来不说了,摆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心音能听到夕神由心底而发的对那些歹徒的愤怒和厌恶。

“抱歉……”

“看在你现在这样我就先放过你,等回到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结束了包扎的夕神生气地瞪着心音,低声说。

“呜……夕神先生请饶了我吧!”

“闭嘴。”

夕神开始一颗一颗地把心音刚才被解开的扣子扣好,并把她的黄色外套重新给她穿好,这些都做完之后开始认认真真地帮她系领带。

“明明我自己来就好了……”

胸口被扣扣子的夕神触碰,心音的脸红了一片,抬起手想要阻止他,却被夕神有力的大手按住,无法动弹。

“你给我安静躺着,信不信我把你……了”

心音明白他想说什么,毕竟自己跟夕神已经做过那样的事了,不得不承认,夕神在做那种事时是非常强硬的,无论心音自己怎样求饶,被干得多么惨,只要没坚持不住哭出来或者是晕过去,他就不会善罢甘休。

因此心音有点怕跟夕神滚床。

既然这样现在还是听他的吧。


把心音的领带系好之后,夕神抱起了坐着背靠在墙上的心音。

“夕,夕神先生?!我自己能走啊放我下来!……呜”

头一阵眩晕,还伴随着阵阵的刺痛。

“都现在了还要逞强吗!乖乖躺着别动!”

呜。只能这样被他抱回去了。


雨停了,宁静的夜空渐渐变得晴朗,能看见满天的繁星。

头好痛,意识也没怎么完全清醒,手腕和脚腕也隐隐作痛,而且全身都湿透了,真的是太糟糕了。

但今夜为什么却如此的星光璀璨?

大概都是因为被夕神抱着的缘故吧。

心音抬起头,望着夕神。

他发觉怀里的心音在看他,便摆出一副凶恶的样子,躲开心音向他投来的感激的目光,向前望去。

但他内心发出的快乐的感情之声已经快要把心音震聋了。

真是不坦率啊这个人……

心音想着,露出了小狐狸般的窃喜的笑。


回到家,心音先是去洗了个澡,洗澡前还有这么一段插曲。

“喂,你自己去洗澡能行吗?不会在浴室里滑倒吧?”

“怎样你还想跟我进来吗?”

“……”

夕神内心: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好啦我自己能行你就不要操心了!”

“……绷带不许拆。”

“好。”

夕神这个人啊,有的时候真的是意外的婆婆妈妈的。

心音一边感叹一边走进了浴室。


洗完澡后,心音换好睡裙,走到卧室。

她看见夕神也脱去了黑色外套,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

意外的帅啊夕神先生。

“心音你过来。”

“诶……有什么事……啊!等等……!”

刚走近的心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到了床上。

“呜……轻点啊迅!我的头还没好呢!”

“哦,对不起。”

“诶你居然会道歉真是少见啊!”

“闭嘴!”

“哈哈哈哈迅你害羞了是吗!”

“你这……”

“嘿嘿嘿我可是能听到你内心……唔!”

夕神俯下身子,强硬地吻上了心音的柔唇,两腿跨坐在心音身上。

“呜!”

心音有点撑不住夕神全身的重量,开始微微地挣扎。随后嘴唇传来一阵刺痛,原来是夕神的犬齿在不轻不重地咬着自己。那是在警告自己不要乱动吗……?


跟平常的深吻不太一样,这次夕神好像是要惩罚自己一样,索取着自己口中的空气。

渐渐地心音感到窒息,她头一次觉得亲吻并不是那么甜蜜的事。

然而夕神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呜……”

心音发不出声,只好用眼神来祈求夕神停止这个长长的吻。

夕神看到了心音摆出的乞求的眼神,也感到了心音抓在自己衣服上的手在不断收紧。

面对这一切,他只是做了一个得意而邪魅的眼神,然后决定加长吻的时间。

这些都被心音察觉了。

迅这个……大灰狼!!

不!!大黑狼!!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心音感到越来越难受,松开抓紧夕神衣服的手,开始试图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夕神。

但是心音本来就使不上劲的手臂怎么可能推得动夕神呢(笑)

等到心音眼睛紧闭,双手都无力地摊在两边时,夕神才结束了这个吻,并用牙蹂躏了一番心音的嘴唇。

口中空气完全耗尽的心音瘫软在床上,急促的喘息着,面色潮红。

“这就是对你违抗我的命令的惩罚。”

“迅……你,你这个笨蛋!!”

心音脸红着大叫,向夕神肩上捶了一拳。

“哼,这是为了让你长记性。”

夕神托着腮笑道。

“呜……我生气了!今天晚上不许上我的床!打地铺吧你!”

“你最好现在收回刚才的话。”

只见夕神拉开了裤链,用空出来的手先是掀起了心音的睡裙,然后又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让她不能挣扎。

“诶诶诶诶?!!呜啊等等!!夕神先生求你了别!!我不想要疼痛啊!!!我收回我收回还不行吗?!”

“晚了。”

“呜诶诶诶诶?!!我错了夕神先生啊啊啊啊啊饶了我吧!!!”

“闭嘴。”

(大人的时间。)


诶呀今天夕心也是过着恩爱的生活啊~

心音:哪里恩爱了!!好疼啊!!

夕神:……(把心音※Ⅲ~§“*%↑”)


后来夕神又回家晚了。

“要不要去接夕神先生呢……”

心音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去找一下。

结果发现门被反锁了。

“迅!!!”

(人家可是放弃了惩罚你的机会啊www)


END.


后记

一如既往地欺负心音!!(被敲)

大人的时间什么的被跳过了憋打我啊啊啊!

以及夕神真的会穿白衬衫嘛一定很帅吧。

这对什么时候结婚啊orz我可以出9块!

话说心音对夕神的称呼我私心整成了在外面叫“夕神先生”在家里就叫“迅”,等着被官方打脸(躺尸)

炖肉啥的以后再说吧!(逃)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彩蛋↓

在♂的时候:

夕:喂,你怎么走神了!想被干到哭吗?

心:不是的!我在心疼我掉的两把伞……

夕:(哔了狗的表情)……这还不简单!银!去把心音的伞叼回来!

心:你这样真的好吗……

银:(我从未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