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相川琥珀

算是个唱见厨,PM厨。主推AtR,其次是月子。

现实中是非常忙的高三狗,每天被学校气死,作业又多的一逼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写文画画,不过每天都会看lof和微博。

各位取关随意,高考之后我再浪。

【夕心】冷藏室中感情的升温

好想写夕心啊啊啊啊啊我要炸了啊啊啊啊啊

(自产粮)

【冷藏室中感情的升温】

*ooc有

*私设有

*夕心恋人设定

*时间线为迅哥儿出狱后

*请勿掐cp(估计也没啥掐的)

*攻受的话就是夕神攻(´・ω・`)

*废话很多x

*撒糖向

*对话占大多数

*热衷于擦边球


OK的话↓


今天也是晴朗的一天。

大概在早上8点的时候。

“那我走喽,美贯要乖啊!王泥喜君,心音,拜托你们看家啦。”

“好的成步堂先生,工作请加油!”

“呐爸爸我也能看家的啊!!”

“哈哈哈那美贯拜托你了”

(成步堂走后)

“啊……成步堂先生又丢下我们几个去检事局了,美贯你说说他啊!”

心音无聊地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着正勤勤恳恳擦厕所的王泥喜前辈,一边向美贯抱怨着。

“啊……爸爸他总是会这样的,说是为了工作。无聊的话我来表演个魔术吧!!”

总是活力四射的美贯笑道,右手捏住了大大的蓝色礼帽。

“哦哦哦哦好啊!!”

心音似乎也来了精神。

“叮铃铃铃……”

电话响了。

“喂?成步堂先生?”

“哦心音啊,家里没有菜和肉了拜托去买一点吧,我今天晚上可能回不来,晚饭你们自己解决一下吧。”

“嗯。”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的心音默默挂了电话。

“爸爸他说什么?”

美贯好奇地问

“叫我出去买菜。”

心音叉着腰噘着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需要我代劳嘛……?”

旁边满头大汗的喜子放下拖把问道。

“……不用啦”

前辈总是被欺负还那么任劳任怨不愧是我都有点心疼……我去吧。

心音在内心吐槽着。


在去商场的路上,心音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那个是……夕神先生?”

心音决定去打个招呼,便追了过去。

不料夕神根本就没有发现她,而是快速地走进了商场的地下冷藏室


“呜啊……这里好大,好多货箱啊,商场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啊……诶?!”

手臂被什么人拉住了,身体一下失去重心扑倒在那人的怀里。

随后被拉到一个巨大的集装箱的后面。

“你在干什么!知道我在干嘛吗就跟来?!会死的啊!”

是怒气冲冲的夕神迅。

“啊……夕神先生,对不起啦我只是想打个招呼……那你在干嘛?”

“追杀人犯”

“诶诶诶诶诶诶诶?!”

“别这么大声你个笨蛋!!他现在应该就在这里,我们得藏起来观察他的动作。”

“哦,我也来帮忙吧!”

“你别拖后腿就行。”

“夕神先生!”


过了半分钟

“喂,姓月的,这有一个空货箱,赶紧进来”

“这么小?!还要跟夕神先生你一起……”

“快点,不想死就给我进来!那个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心音一咬牙钻进了货箱。

“唔……好挤……”

一个货箱要容纳心音那样的身材还算可以,要是再加上一个夕神……

噗。(笑)

“姓月的,坐到这里来,你要是再抱成一团压我的腿我就砍你。”

“……”

现在两人的姿势是夕神盘腿坐着,心音坐在夕神的腿弯里。

夕神掏出小刀,在纸箱上抠了一个小洞,并从那个洞往外看,观察着那个鬼鬼祟祟的人。


“哦这家伙来这里的目的是冷冻尸体改变死亡推测时间啊……我记住你了小子。”

“/////”

“喂姓月的你倒是也说几句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夕神深黑的眼睛里露出了轻佻的笑容,并把手臂环在了心音腰上。

“……呜”

看来心音还是沉浸在与夕神肉体接触的羞涩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夕神已经抱住了她。

看到自己这么没有存在感,夕神很生气,环在心音腰上的手臂快速地收紧了一下。

“啊!好痛!夕神先生你干嘛啊!对女孩子要温柔!”

“笨蛋!别出声!”

听某个姓泥的辩护律师说,对待心音可以不用像对待女孩子一样来着……

夕神在心里吐槽。


突然那个杀人犯飞快地冲出了冷藏室,并以最快的速度从外面锁上了门。

“站住!”

夕神快速地从箱子里跳了出来,想要追上那个罪犯。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该死!!那家伙早就发现我们了!居然还耍我!!该死你给我等着上庭吧!”

“那么夕神先生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等待救援。

不用说的事实。

“你回到那个货箱里,我去看看有没有信号,给御剑那家伙发个短信。”

“为什么要回到货箱里?”

“你不冷吗?”

“冷……”

“那就赶紧给我回去。”

夕神看着冷得直哆嗦的心音钻进了还残留着暖意的货箱,然后走到门缝处蹲下,试图接信号。


“呼……真冷啊……早知道就让王泥喜前辈替我出来买菜了……不过如果他跟炸毛的夕神先生一起的话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

蜷成一团的心音在箱子里吐槽着,抱紧了双臂。

“没问题的!心音一定没问题!嗯……大概”

声音渐渐小了。

心音头一歪,沉沉睡去。


“……喂!给我起来!别睡了!”

刚进到货箱里的夕神狠狠地摇了摇被冻晕的心音,用富有磁性的声音吼道。

“嗯……?”心音睁开了眼睛,“啊夕神先生……短信发出去了吗?”

“没,门缝太小了根本没有信号,现在只能等着别人来救我们了。”

“怎么会这样……我快到极限了夕神先生!这里好冷啊!”

“我可看不出来你到极限了。”

看着还穿着短裙和丝袜的心音冻成那样,就算是夕神也会心疼的。

“好啦姓月的,如果不想冻死的话就像刚才那个姿势坐过来。”

“诶夕神干嘛要和我挤在一个箱子里啊?!明明还有其他的箱子啊?!”

“我也冷啊,这里比较暖和。”

“诶?!!我有异议!!”

“闭嘴。”

“呜……!”

还不是怕你冷嘛……

夕神在心里说着。

但是他就是不说出来

(活该单身一辈子)(划掉)


“夕神先生,不要搂我搂得那么紧好吗……”

“闭嘴。”

黑着脸的夕神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心音的手臂

“啊好痛!呜……”

在这种情况下,平时比谁都能打的心音只能任由夕神欺负。

谁知道他是不是个衣冠禽兽,想要在这里把自己吃干抹净呢??!

所以还是放乖一点吧……

心音想。

“把袖子挽得那么高想冻死吗?”

夕神抓过心音柔嫩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把她左手的袖子放了下来。

被夕神碰到手肘的心音脸红了一大片。

“夕,夕神先生我自己来就好了!!”

“……”

夕神默默地看着脸红的心音把另一只袖子放下来,心里暗爽:能看到心音这么可爱的表情,今天这波不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即使是穿得厚厚的夕神也有点撑不住了。

“该死,救兵还没来……”

要不是自己一直狠狠摇着怀里的心音,她早就失去意识了。


“夕神先生,求你了让我睡一会儿吧……我好冷啊……睡着了就不会冷了……”

心音强打着精神,用微弱的声音说着。


这是将要冻死的人产生的幻觉!!

干了这么多年检察官的夕神非常清楚,冷藏室的温度大概在8度左右,待时间长了体温会下降,如果下降到25度就会危及生命!

坚决不能让她睡着,否则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夕神在心里怒吼着。


“起来!姓月的!现在不能睡觉!!不想死的话就快点!”

“……”

没有回应。

平时活蹦乱跳的心音此时像……死了一样

不不不我在想什么呢!!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她叫起来!

夕神想着。


他脱掉自己的黑色外套,披在怀里心音的身上,然后紧紧地抱住她,并用厚实的大手握住了心音的手,没戴手套的那只握得格外紧。


“姓月的!!!醒醒!!……心音!”

怀里的心音好像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睁眼。

夕神抽出一只手,飞快地触碰了一下心音的胸口。

体温降得厉害。

还有我只是为了看一下那家伙的体温才碰她的,没有任何私心,对,没有!

这样想着的夕神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

必须采取措施了!


夕神想了想,把盖在心音身上自己的黑外套掀开一点,在心音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因为以前训过鹰的缘故,对于咬人的力度掌握夕神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既能让她感到足以叫醒她的疼痛,又不会弄伤她。


“呜!……夕……神……先生,你干嘛……很疼的啊……”

心音艰难地睁了眼,撒娇的语气中夹杂着痛苦和绝望。

“为了让你不要死了,你现在死了我会被当成杀人犯的吧……?那样我就得再坐一次牢了”

“我……尽量”

心音的头倚在夕神宽厚的肩上艰难地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异性抱得紧紧的。

还是28岁的异性。


心音虚弱地半睁着的眼睛,急促喘息产生的白气,快要失去焦距的眼神,不时颤抖的娇小身体,都像要把夕神融化了一样。

那么可爱,那么色气。

那么……

要不要和她做这样那样的事呢?

听说那个可以取暖来着……

不是为了我自己啊,是为了那家伙……


……

啊啊啊啊夕神迅!!你在!想!什!么!你居然要对自己老师最珍视的女儿下手!!

你这个人渣!!

就算是禁欲7年也不能这样!!

夕神在心里愤怒地骂着自己。

眼看心音又要昏迷,夕神此时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扳过心音的脸,用空出来的手扯过心音的蓝色领带,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

“唔……!!”

心音先是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马上睁开了眼睛,大概是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吧,她一动不动,任由夕神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口腔。

等到心音终于反应过来时,她的脸颊红到了极致,用一只手捶打着夕神的胸口,想要推开他。

然而她的力度简直……

(夕神:我能打十个。)

看到怀里的女孩这么可爱,本想就此结束的夕神坏笑着又加了五秒,结束的时候还不轻不重地咬了下心音的嘴唇。


“……呜!哈啊,哈啊……夕,夕神你这个……大……笨蛋!!!!!!你你你干嘛啊!!!那,那可是……我的……初吻啊!!”

红着脸的心音捂着嘴,一边瞪着旁边看好戏的夕神,一边喘息着大叫。

模拟太却亮着绿色。

大概是坏了吧……夕神想。

“你这不是挺有精神的嘛!看来还是得来硬的,光叫叫不醒。”

“就算叫不醒你也不要用这种方式啊!”

“那用什么方式比较好?”

“这个嘛……”

“你觉得啪啪啪这种方式怎么样呢?”

夕神一脸坏笑。

心音先是愣了一秒,然后恼羞成怒地在夕神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咬了一口。

“你你你这个变态!衣冠禽兽!精虫上脑的家伙!我看错你了夕神先生!”

模拟太变红了,但还是不时闪着绿光。

“我还不是为了你吗?!你死了我会很困扰的。”

“你这样我更困扰啊啊啊!要是别人我早就一巴掌上去了好吗?!”

“你要是别人我就一脚踹醒好吗?!”

这两个还挺配的,某种意义上。

“……”

“……”

“夕神先生。”

“……”

“你把衣服盖在我身上,你不冷吗?”

“废话。”

“……谢谢你。”

“哼。”

(妈的傲娇)

“……”

“姓月的你还冷吗?”

“好多了,还有我叫心音!!”

“姓月的。”

“歪曲检察官!”

“……你幼不幼稚啊。”

“要你管。”


“那个……既然你不睡了我是不是可以把手拿开了……”

“不行!”

心音小声地说,与夕神贴得更近了一点。

“你这么沉压得我腿弯很疼啊。”

“夕神先生!不许说我沉!”

心音气愤地抬起了手臂,拍在夕神的腿上。

“行啦姓月的,消停点,不知道什么时候门才能开,先不要浪费体力了”

“嗯。”

“也不准再睡了。”

“看我心情吧。”

“你要是再睡可能就不像强吻那么简单了”

“呜……!夕神先生你又欺负人。”

“哼。”


到了傍晚。

“心音!心音!有人来了!”

“我早就听到啦还用你说!”

两人便从货箱里出来,夕神由于盘着腿被压了好久,走路一瘸一拐的。

“夕神先生请让我扶着吧~”

“……你那是什么嘴脸啊罪魁祸首?”

“总,总之你先让我扶着!”

看到平时威严满满的夕神此时站都站不稳,心音不仅有点想笑,但还是把他扶到了门口。

来开门的是御剑。

“夕神迅,我找你找了好久了,你居然躲在这里,还带着那个律师女孩子,你想干什么。”

御剑不愧是御剑,完全无视了夕神一瘸一拐的动作,只挑主要的问。

“我追杀人犯追到这来的,跟这家伙一起,不小心被锁在里面了。”

“那真是辛苦了……那么罪犯呢?”

“逃了,不过我已经记住他了。”

“那就好,你先回家休息吧,这孩子我会送回成步堂事务所的。”

“那就拜托了。”

夕神的腿差不多也缓过来了,他拍了拍心音的肩,准备走人。

“谢谢你夕神先生!”

心音向走远的夕神喊道。

渐行渐远的夕神没回答,只是挥了挥手。


(在御剑的车上)

“在那个冷藏室呆了那么长时间你们居然能活下来,真是辛苦了。”

“啊,都是多亏了夕神先生。”

“是嘛。没想到他还懂得怜香惜玉嘛。”

平时一脸严肃的御剑此时嘴角也扬起了笑意

“嗯w”


毕竟是那个温柔又乖僻的夕神嘛。

下次去他家里玩玩吧?

心音想。


End.


后记

感谢观看!!

夕心真的超级可爱啊啊啊啊啊!!

想看夕神欺负心音(划掉)

话说回来这篇简直就是披着皮的r14()

夕神是不是被我写的太不正经了hhhhhh

以及心音好可爱好可爱prprpr(被夕神一刀砍死)

下次试试写r18?(大概不会写)

毕竟这对的官方互动不那么多(也有可能只是我觉得不多)同人粮也少,肉更少(小声)

ooc也许是在所难免的。

还有关于冷藏室的各种设定和人体体温相关我是在度娘上简单搜的,错了憋打我(跑)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