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相川琥珀

算是个唱见厨,PM厨。主推AtR,其次是月子。

现实中是非常忙的高三狗,每天被学校气死,作业又多的一逼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写文画画,不过每天都会看lof和微博。

各位取关随意,高考之后我再浪。

【そらまふ】晴天娃娃遇上它的天空

【そらまふ】晴天娃娃遇上它的天空

注意事项↓

·

*cp为N站唱见:そらる×まふまふ

*禁止转出lof

*ooc有

*私设有

*请勿代入三次元

*撒糖向

*友情向(不涉及攻受所以说是そらまふ还是まふそら都行w)

*玩梗玩得飞起,中间许多梗来自小天使以前的生放和他俩的不蹲radio,想听详细的可以来问我(虽然我可能也讲不太清楚ww)

OK的话↓

·

1.

“啊啊啊果然巧克力布丁是世界的珍宝!!”

外面下着小雪,一家褐色招牌的甜品店里,そらる正平静地咬着吸管喝着他的奶茶,看着坐在他对面的まふまふ心满意足地把盛上一块布丁的勺子叼在嘴里,然后发出了不像是他这个年龄会发出的可爱感叹。尤其是他还顶着这么一个粉不留丢的混子发型。

嘛,虽然很可爱就是了。そらる想,反正他这个颜值怎么祸害他那个头发都没差啦。

“你也是时候少染几次头发了吧?”想到头发,そらる便抬头,说着不知对那家伙说了几遍的劝告。

“诶?我刚才说布丁是世界的珍宝哦,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歪了下头,粉色白色的发丝轻盈地晃了晃,“不过そらるさん是在担心我吧ww”

“是是,你怎么想都行。”そらる看了他一眼,把吸管从嘴里拿出来,想想又补了一句,“反正染头太多次对身体不好的。”

“喝奶茶对身体也不好的哦www”笑嘻嘻的まふまふ挖起一勺布丁,用空出的一只手撑着桌子,把勺子递过去。

“我又没有喝很多。”そらる不满地反驳,看到伸过来的布丁愣了愣,然后一口咬了上去。

“そらるさん喜欢巧克力味道的布丁吗ww”看到他吃了下去,まふまふ开心得句尾都带着笑意。

他鼻尖上带着甜品店特有的牛奶的味道,仔细闻闻好像还有淡淡的咖啡的微香。嘴里的香甜一直蹿到旁边的玻璃上,玻璃染上了一层雾,说不清是因为外边太冷里边太热还是被まふまふ仿佛带着糖霜的气息甜昏了头。

まふまふ这家伙以前喜欢刨冰,吃了几回发现自己总是肚子疼之后只好哼哼唧唧地放弃刨冰,转而进攻他原本就比较青睐的布丁和大福。そらる本来想试着发展一下他对泡芙的喜好,但某个非常在意体型的大龄儿童发现那里面爆满了奶油之后就完全地拒绝了那东西。虽然布丁的卡路里也不低啦你以为布丁是什么啊。そらる曾哭笑不得地这样跟他说,却只换来了一句“开什么玩笑布丁是不能被舍弃的!!”

真拿他没办法,看着他眼角弯弯,笑容盈盈吃着布丁偷瞄着自己的样子,そらる也不好意思再拿体型的事情打搅他,虽然去了晚饭减肥的过激举动总是那家伙自己干出来的,そらる拦都拦不住。

想着这些,そらる一瞬间失了神,然后很快地抿嘴笑笑表示歉意,然后回了句。“我觉得还是炼乳味道的更好。”

“そらるさん嘴真挑啊ww我觉得什么味道都很好吃!”まふまふ还是笑,摆出一副“我是好孩子而そらるさん不是”的欠揍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可是你猪肉苦手。”そらる抿了一口奶茶,吐槽他。

“猪肉其实也是能稍微吃一点的啦!”まふまふ撇撇嘴,略带不满地咬了一口布丁,“对了,一会儿去吃拉面吗そらるさん?”

“你才刚吃了大份的蜂蜜煎饼吧?”这个人到底食量有多大……そらる想。

“嗯……那排练完晚上去?”

“好。你不许吃太咸的。”

“嗯。そらるさん不许自带纳豆。”

“谁会自带纳豆啊ww”

·

2.

·

鼓手停了鼓锤,贝斯手听到琴键声戛然而止的时候,也扭过头去看某个出了小问题的企鹅玩偶服吉他手。

“まふ?”そらる面露难色地走上去拍了拍那个罪魁祸首的背,后者则是一惊,回过神然后转过来。

“什么事?そらるさん!?”

“你又在排练的时候溜号了?”そらる无奈地摘下自己刺猬玩偶服的帽子,“这已经是你第四次把歌词唱错了。”

“对不起そらるさん!!对不起乐队的大家!!”まふまふ深鞠躬。乐队的人宽容地对他笑了笑。

“总之大家先休息一下吧。”そらる对着乐队的人招招手,拿给他们几瓶水。

“——好!” “——大家辛苦了!” “——一会儿见!”

·

乐队的人说说笑笑地离开后,そらる拿着两瓶水走到まふまふ面前,打开其中一瓶递给他。

“谢谢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不好意思地说。

“在想什么?新的魔法?”そらる笑着问。

“如果我的曲子算是魔法的话,就算そらるさん猜对了哦ww”まふまふ放下喝了一口的水,水珠粘在他的唇上,他用企鹅玩偶服的大袖子抹了抹,“在考虑新曲。”

“这种时间考虑新曲吗?”そらる打趣他,“负能量大师不是从笔记本里找灵感的吗ww”

“笔记本总有一天会没有东西写的呀,”まふまふ撅起了嘴,“尤其是最近还这么多live!好忙啊感觉连睡觉的时间都要没有了!”

まふまふ很少抱怨,但そらる更少,所以大多数时候そらる单方面地安慰他。想想看,能把原先那个阴暗孤独的まふまふ影响到现在这样爱笑爱闹,不时中二病和恶作剧又保持着基本礼貌的样子,そらる真的非常厉害了。当然,そらる把身体搞坏的那次,まふまふ在他床边守了多久他也是记得的。他俩心照不宣地互相理解,互相照顾,互相救赎,一直走到了今天,就像蜜蜂遇到了只属于它的花朵,银锁遇到了只属于它的钥匙,晴天娃娃也迎来了它的大晴天。

“你啊,总是把投稿新曲和发推特当成不得不做的作业一样。你要是总是这样一个心态,累死你也做不好音乐。”そらる斜眼看了看他,把他的企鹅帽子拉了下来。“别挡着眼睛,看我。”

“……呜,无法反驳!但是跟大家说好了下个月要投稿……”まふまふ觉得很委屈,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用手肘碰了碰そらる,“而且そらるさん的推特不觉得太随便了一点吗ww”

“我才不随便,我可是在和大家好好地说早安啊。”そらる躺在地上,翘起了二郎腿。

“哪有人好好说早安是‘おはようおまいら’的啊www”まふまふ突然想到上次そらる发的推特被粉丝们吐槽,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于是顺势坐在了躺着的そらる旁边。

“不许笑。”そらる躺着伸手推了他一把,后者则是笑眯眯地从地上站起来,随手拿过吉他。

“来一曲吗,我弹吉他,你唱。”まふまふ伸手调着弦。

“好啊。你可别弹错了。唱什么?”そらる晃着腿,懒懒地问。

“四季折?”まふまふ笑了起来。

“一个人唱那个会死的吧?”そらる也笑,仿佛一会儿不是他唱似的。

“我做的曲才不会死人呢,そらるさん你这个愚蠢的土拨鼠。”まふまふ不满地看着那个躺在地上晃腿的人,用自己新学的句子调侃他。

“我不是土拨鼠。”そらる扯了扯他身上的玩偶服,嘴角上扬,“我是刺猬。”

“まふまふ是企鹅ww企鹅是唱不好歌的!所以就全部拜托そらるさん了!”

“我换气来不及死了怎么办?”そらる双手撑起身子坐起来,把脸凑到まふまふ的额头上方,轻轻抓起他的衣领靠近他。

“我才不管ww”まふまふ笑着,顺着他被抓过去的衣领勇敢地迎上去,用额头碰了下そらる的脸颊,“加油哦そらるさん,唱完了我们去叫乐队的大家继续排练吧?”

“好。”

·

3.

排练完,已是晚上7点。

夜晚的天气很好,只有地上积了小小的一层雪。まふまふ不忍心去踩没有被踩过的雪地,于是一蹦一跳地沿着别人的脚印往前走,免不了走一些不必要的远路。当他回头看到そらる也追着他走一样的远路时,他捂着嘴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停下来等他。

“把围巾系好。”そらる走向他,伸出手给他整理围巾,“松松垮垮的想冻死吗?”

“这样比较好看!”まふまふ不服气地回嘴,但还是乖乖地让そらる整理围巾,快整理好的时候他还偏过头朝旁边冰凉的手指哈了几口气,“そらるさん的手好凉。”

そらる没回答,把围巾拉到挡住まふまふ的嘴的高度便收回手。他这个样子非常的好看。まふまふ眼睛本来就大,皮肤也白,虽说跟自己比还是差那么一点。以前そらる半夜两点还听到楼下细微的乒乒砰砰捣鼓乐器的声音时,总要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走下楼去催某个做音乐不要命的笨蛋睡觉,这种时候まふまふ那张嘴总是能摆出一万个理由不睡觉,有时候还会直接抱上去蹭蹭脸颊让そらる哑口无言。此时这张嘴被围巾完完全全地遮着,显得他更乖巧了。

“你还是这个样子比较可爱。”そらる把手抽离,まふまふ眼疾手快地扣住他的手,然后揣到自己兜里。

“但是そらるさん一直都很可爱!”まふまふ握紧了そらる的手,他才不管街上的其他行人是怎么看他们俩的。

他们都或多或少地知道,背地里一些粉丝是怎么红着脸议论そらまふ甜得官逼同死整得他们想集资办婚礼的。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也不是没见过只是因为穿了同款式的鞋子就把他们误解成homo的店员。公众人物嘛,面对别人的议论就是应该抱一种“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乐观心态进行活动,尤其他们俩。他们甚至觉得粉丝只要不打扰到别人和自己的活动怎么yy都行,他们这样想着发了推,然后继续义无反顾地以朋友的名义做着想想就甜到死的事情。比如一起去迪士尼,去温泉旅行,去合宿,去冲绳玩水。要知道这两个人可是出了名的宅,一个因为受不了公交车的摧残只好窝在家里经常靠着外卖和staff的救济过活,另一个光在家里涂地板就能涂上5小时又心心念念想着吃一把鸡还不忘投上3p勇者斗恶龙却偏偏把音源的事忘得一干二净。そらる负责时不时去まふまふ家里催他睡觉或者帮他做mix,运气不好遇上那家伙家里特别乱的时候,可能还会看不下去帮他收拾收拾;まふまふ负责跟luz——一个总是说着“这家店超好吃まふ你去吃吃看”其实并没有去过那家店的美食爱好者,发掘自己家附近的好的烤肉店,然后风风火火地去找そらる,抢过他的游戏手柄然后把他从沙发上拖起来,拉着他一起去吃烤肉。

·

“你家还是我家?”风渐渐大了,そらる几乎听不清自己说了什么。但是まふまふ听清了。

“そらるさん定吧!”他说。

“既然要吃拉面那去你家?比较近。”

“好呀!”まふまふ兴奋地点点头,“そらるさん一定要小心我家堆成山的那些茶哦!”

·

4.

“……”

无论来多少次,まふまふ的家都是一如既往地温馨。真不知道这个屋子的设计师上辈子积了多少德才能有如此高的品味,房间的配色好看得让人离不开眼——也有可能是まふまふ那家伙自己配的——不不不开什么玩笑,一个连洗澡都想要机器代劳的家伙怎么可能自己思考房间的配色?

他偏过头去看まふまふ。他腹诽的对象正专心致志地一边唱着自己作的歌一边整理床铺,对,就是那个怎么看都是小公主用的带床纱的床。感到そらる的眼光,まふまふ回头朝他笑了笑,水彩銀河的编年体正好唱到那句“君に出会えてよかった”,而他就这么笑着,直直地朝そらる唱了出来,后者脸上不由自主地染上了一层微红,于是低下头玩起了手机。

他的眼瞳是明亮的黑色,带着点好看的,神气十足的轻盈感,温柔而调皮,直率又体贴,亲昵却礼貌。他明明不是在故意摆出可爱的样子,也没有刻意地朝谁微笑,但就是让人感到有一勺温暖的蜜糖从嘴里直灌心底。想想看,他若是故意卖萌的话恐怕全世界的糖罐子都要打翻在里面。

·

“……そらるさん?洗完头发不要坐在那里玩手机啊www赶紧去吹头发www”まふまふ看他对着手机出神,忍不住催他,“吹风机在洗漱台下面的柜子里。”

“好。”そらる乖乖地去了,不忘走回来拿条白毛巾挂在还在整理床的まふまふ脖子上,“那你快去洗澡。我吹完头发帮你弄。”

“哇谢谢そらるさん!帮我把床上的卡比好好地放在沙发上哦!”まふまふ说完就甜甜地笑,快活地甩着脖子上的毛巾去了浴室。

·

まふまふ洗完澡出来,そらる已经钻到床上打游戏了。看到まふまふ裹着条浴巾大摇大摆地出来,そらる无奈地放下游戏机,从床上坐起来扯过吹风机唤他。

“过来我给你吹头发。”

“真的吗?!可以吗!!我好高x……哎哎哎哎そらるさん请对我家的吹风机温柔一点!!”

“你好吵。”

“是そらるさん的错吧!?”

两个人吵吵闹闹地吹完了头发,まふまふ拔下吹风机的插头然后把它放回柜子,回来就看见そらる保持着跟刚才一样的姿势在打游戏。まふまふ看了眼表,也钻进被窝,使劲向そらる那边挤,在そらる发出不满的啧嘴声后马上开口:

“そらるさん一直玩游戏好像个大叔哦ww”まふまふ用被子遮住了下半脸,笑脸盈盈地挑眉看他,“这么晚了还不睡是会长皱纹的哦!”

“你好像没资格说我吧,まふ。”そらる嘴上这么说,手上还是退出了游戏界面,关了游戏机。

·

5.

关了灯。两人均匀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回荡。突然,そらる感到旁边的一团翻了个身,用被子挡着嘴巴看他,发出闷闷的声音。

“そらるさん喜欢live吗?”

“不喜欢。”

“诶——那为什么要开live?”

“因为更不喜欢无所事事。”

“好有思想啊そらるさんwww”

“你呢?”

“我喜欢啊w”

“以前不喜欢的吧。”

“嗯,渐渐变得喜欢了。因为我越来越喜欢跟そらるさん在一起啦ww”

他说完了,脸上浮现出模糊而甜蜜的笑容,仿佛没意识到自己刚说了多么令人害羞的话一样。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そらる看清了旁边眨着大眼睛笑眯眯看着他的まふまふ,他下意识地脸红,伸出手想抓过被子捂住脑袋,但想着这么黑的环境应该看不到自己脸红的吧,于是把手又塞了回去。

他想起live的时候,那个淘气鬼问他今年两个人投了多少合唱,他说8个,那家伙先是故弄玄虚地说7个,然后又狡黠地笑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投了多少。そらる说了一句“おい”,然后跟他一起朝大家不好意思地笑。

他想起live的时候,自己吐槽他写了太多的阴暗曲,结果那家伙却一脸无辜地反驳“そらるさん多夸夸我就好了都是因为そらるさん不夸我”,自己说不过他只好笑着说他麻烦死了。

他想起live的时候,自己专心致志弹吉他时那个本该好好solo的まふまふ却一蹦一跳地在他旁边绕圈子,绕够了又跑得远远的朝他笑。等到そらるsolo,对着他唱“愛してよ”的时候,那家伙却沉浸在吉他声里对他疯狂摇头。

他想起live的时候,把teru和鱼糕丢下去的时候,teru不知怎么炸了,まふまふ笑爆,全场笑爆,他自己笑得唱歌到糊口。

まふまふ戴着猫耳挥着拳头绕着舞台满场跑的样子,まふまふ眯起眼睛乖乖地让他帮忙擦汗的样子,まふまふ一边说着“今天真的好紧张啊”一边像没事人一样喝着水的样子,まふまふ感谢前来的大家时鞠躬,眼泪直直地落到地上的样子……此时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在想什么?”まふまふ问他。

“在想我可能还是喜欢live的吧。”そらる回答他。

“哦?难得そらるさん会反驳自己以前说的话呢!以后叫你出尔反尔的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打趣他。

“嗯。”そらる懒得跟他辩论,毕竟已经这么晚了。

“诶wwそらるさん不否认吗ww?”まふまふ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夸张样子,然后又笑笑,“好啦睡觉吧!晚安そらるさん!”

“晚安,まふまふ。”

这样就行了,まふまふ想。他俩才没有什么风花雪月的经历,也没有什么江湖侠侣般的海誓山盟。他们只是像互相扶持的伙伴那样,一起度过以前那些黑暗的,悲伤的日子;他们只是像最平常的朋友那样,该出去玩的时候就出去玩,不出去玩的时候就各自赖在家里作业,或是一起赖在某一方的家里打游戏;他们只是像一个组合的两个成员那样,买一些奇奇怪怪的玩偶服带去彩排,为了音乐的事情而争论不休,然后到了休息时间又和好如初一起溜出去吃布丁。他们只要他们开心的时候所有的粉丝都笑得幸福,他们悲伤的时候就悄悄地两个人互相安慰着熬过。

·

自然而温存,这才是他们俩。

垂着脸的晴天娃娃祈祷着晴天的到来,温柔的天空便在音乐的牵线下来到它身边,绽开笑容。

冬天的雨雪终究都会停的。

·

明天一定是大晴天。

·

END.

·

后记

2017年的最后一篇文!!那我2018年就装死一段时间吧ww(x)

虽然我之前预告说要等我考完试(十多天之后)再码字,但是我觉得考完试我绝对打游戏打到死www所以元旦先发了吧(゚∀゚)

真的融进了超级多的梗ww知道的话绝对会觉得很好笑的www

这次也是甜傻了的soramafu。以及文中的live相关有参考太太们的repo!live包括最近的这五场巡演和武道馆和16年的两国!(还有一点点私设ww)非常感谢大家的repo!!真的非常感谢!!

今天好像有不蹲ラジオ的样子─=≡Σ((( つ•̀ω•́)つ有条件的大家去听听吧w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新年快乐!!

评论(28)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