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相川琥珀

算是个唱见厨,PM厨。主推AtR,其次是月子。

现实中是非常忙的高三狗,每天被学校气死,作业又多的一逼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写文画画,不过每天都会看lof和微博。

各位取关随意,高考之后我再浪。

【そらまふ】こたつ

【そらまふ】こたつ

注意事项,请一定要好好看↓

*题目的意思是“被炉”

*cp为N站唱见:そらる×まふまふ

*是在一个冬天发生的故事(我也不知道为啥要在大夏天写这个,反正我就是想写被炉x)

*禁止转出lof

*ooc有

*私设有

*请勿代入三次元

*撒糖向

*有擦边球!!!!

*用♬表示较大的分段

OK的话↓

夜深了,街上空荡荡的,只有路灯还亮着,凝望着它们下方的依稀几个人影。雪还在下,不一会儿地上就积起了一层白色。

冬日的晚上温度低得吓人,そらる无奈地把手揣进衣兜,虽然这并不能暖和多少,但总比暴露在砭骨的风里要强。他拖着快要冻僵的身子好不容易走到了车站。

天公不作美,そらる没赶上回家的末班车。他拿着手机,在车站呆呆地望着它驶远,一直等到看不见了之后,他意识到,自己该去找个地方留宿。几粒雪花落在他的头发上,他没管,只是扯扯棉外套便离开了车站。

“为什么要到离自己家那么远的地方参加活动啊……脑子坏了吧我。嘶……好冷。”

在如此寒冷的天气里,他的自言自语很快便化作一团白雾散去了。

他花了半个小时在街上转了几圈,都没找到合适的旅店。
怕不是要露宿街头。そらる在心里暗叫不好。

这时候他瞄了眼他下了很大决心才从衣兜里掏出来的正在震动的手机,哦,まふまふ那家伙发推了。他大概看了一眼,反正推特的大意就是那家伙新买了被炉,舒舒服服地钻在里面然后特意发张挡住脸的自拍炫耀了一下,然后也不忘叫大家去听昨天投稿的翻唱。

他小日子过得倒是开心,我可是要在这么冷的天里去公园睡长椅了!!そらる在心里怒吼,不行,今天晚上要去他家留宿!正好他家离得也近,虽然很心疼钱但还是打个车过去吧,否则就要冻死了。

但是果然还是得提前跟那家伙说一声吧?打扰到就不好了。そらる这么想着,打开手机的line给まふまふ发消息。

[今天想去你家留宿。]

大概过了十秒左右,对面就回复了。

[诶?现在吗?]

[嗯。]

[可以哦,そらるさん是想我了吗(゚∀゚)]

[你少来,单纯没地方过夜了而已]

[诶——真冷淡呢そらるさん(´・ᆺ・`)]

[……你那边还有工作吗?]

[刚完事,啊累死我了(○` 3′○)正准备睡啦www好困哦!]

[这样啊,至少撑到我过去你家再睡,我没带你家钥匙w(笑)]

[好——我加油——!我现在开始给そらるさん剥橘子等你过来吃哦(๑´ㅂ`๑)]

没救了这个人。そらる看着对面发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奇怪的颜文字哭笑不得,然而他自己马上回了一个( •̀∀•́ )过去。

そらる在まふまふ家门口敲了半天门,才看到只套了件衬衫和短裤的まふまふ揉着眼睛过来给他开门。

“哇!外面好冷!我要回被炉里去了!!そらるさん麻烦关下门!”

まふまふ刚把门打开就一溜烟跑回里屋了,留下そらる站在玄关一脸懵逼,不过他还是好好地关上了门。

对刚从冰天雪地里逃脱的そらる来说,まふまふ的家简直暖和得不像话。电脑已经关上了,旁边的插座上连着一个加热器,发着橘黄色的光。窗户上结了一层雾,他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屏幕很快也结了同样的一层。他摸了摸旁边的暖气来暖手,等到まふまふ撩起被炉的一角叫他赶快过去时,他便脱下外套,抖了抖上面几乎融化干净了的雪,又按着まふまふ的眼神把它挂在了沙发靠背上。随后そらる便一点儿不客气地进了被炉,坐在了まふまふ旁边。

まふまふ现在虽然只套了件宽松的薄衬衫,但还是比他这个差点冻死在外边的人暖和得多。そらる不由自主地朝着热源靠近了一点。

“呜啊,そらるさん不要靠这么近……你身上好凉……”

そらる看到まふまふ朝着远离自己的方向挪了挪,像看天敌一样看着自己。そらる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

“外面超级冷的啊,请善待你的为了努力工作差点冻死在外面的前辈。”

“辛苦了前辈!不要靠过来前辈!”

まふまふ一点儿也不买他的账,象征性地棒读了两句然后马上就想要跟そらる拉开距离。

啊,胆肥了。そらる觉得自己的威严一落千丈,再不好好管管这家伙恐怕又要上房揭瓦,不,还可能干出比上房揭瓦更可怕的事情。比如在咖喱里下药。必须采取措施。

还没等まふまふ反应过来,そらる就把在室外冻了半天的手伸进了他的衬衫。

“啊!!!!!好凉!!!!” まふまふ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我错了そらるさん!!求你把手拿出来!!”

“不行,我手好冷。”

听着まふまふ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和颤抖的尾音,そらる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手指开始肆无忌惮地游走,掠夺着まふまふ身体的热量,这暖手方式可比暖气不知道舒服了多少倍。

但是まふまふ好像并不像そらる那么享受的样子,不停地往后缩,慌乱地想去抓そらる作恶的手。

“呜……好凉……啊啊そらるさん你在摸哪里啊?!不许摸那里!!”

自己不得了的地方被摸了还捏了!!まふまふ脸红透了,又气又羞地看着そらる,扭动着身体躲避,然而对方并没有要停手的的意思。再这样下去脑子会变得奇怪的!まふまふ现在也顾不上什么冷不冷了,急忙把手从被炉里抽出来阻止そらる的魔掌。

然而由于自己的身体被搞得软绵绵的使不上力,不仅没能阻止成功,自己的手还被束缚住了。呜啊真是太糟糕了!そらるさん太欺负人了!!然而まふまふ担心自己说出来的话会遭到更重的报复,敢怒不敢言。

そらる冰凉的指尖还在自己的衬衫之下游移,撩 拨。不一会儿,在寒冷和刺激的双重攻击下まふまふ很快就受不了了,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反应过来的そらる马上停了手,起身把自己的外套拿过来披在まふまふ背上,然后跟他拉开了一点距离。眼神也软了下来,像是犯了什么错似的别开まふまふ投过来的视线。

“抱歉,做过火了……?”

“……”脸红到耳根的まふまふ正竭力控制着因委屈而即将喷涌而出的泪水,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没顾得上理他。

“まふまふ……”

“……そ,そらるさん!我,我很生气!”

“对不起,”そらる帮他理了理披在他身上的自己的外套,“别生气了。”

“那那那そらるさん叫我一声‘まふまふ大人’的话就原谅你。”

“诶……才不要。”

“那我就要惩 罚そらるさん!”

“嗯。”

そらる本来满心欢喜地想着说不定这家伙会恼羞成怒扑上来咬他嘴唇,或者拿软绵绵的拳头敲他两下?他又勾起了嘴角。

然而这些想想就可爱得不行的亲密举动并没有出现,そらる想多了。

“本来那两个都是要给そらるさん的。”まふまふ揉了揉发烫的脸,指指放在桌子上的两个剥好的橘子,“现在只给你一个,另一个是我的。”

哈?小孩子吗?这哪门子惩 罚?そらる愣了几秒,直到まふまふ没好气地把其中一个橘子塞到他手里的时候他才回过神。他偷瞄了一眼まふまふ,那家伙脸颊鼓鼓的,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因为嘴里塞满了橘子。

真可爱啊。そらる一边感叹一边吃橘子,空出来的手还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果不其然收到了对方的一个眼刀。

橘子刚吃完,そらる就感觉身边有什么东西犹犹豫豫地蹭了过来,他不扭头看也知道是谁。

紧接着那个东西伸出手,把そらる的右手握了握,然后又像是特别嫌弃似的放在了桌子上。

紧接着传来了まふまふ噘着嘴发出的声音。

“そらるさん,你手一点都不冷……你骗我。”

“因为你的衣服里面很暖和啊ww”

“!?可恶……啊真是的!!不管你了我要睡觉了!”

只见脸颊又染上淡红的まふまふ把桌上的东西快速收拾了一下,刚准备一趴了事,そらる拉住了他的胳膊。

“直接睡?”

そらる觉得这太奇怪了。

“对啊,前几天工作忙,都是往被炉桌上一趴就睡了的啊。”まふまふ用一种比他更奇怪的眼神看着そらる,“你试过就知道了,简直是天堂!”

“不行,会感冒。”そらる强硬极了。

“そらるさん你那是偏见!才不会感冒!”

“总之你要睡就去床上。”

“刚才好像是そらるさん把手伸到我衣服里的吧?”まふまふ不满地瞥了そらる一眼,“我觉得那个感冒的几率更大。”

“哇你这家伙学会顶嘴了啊,说好的ATR上下级关系呢?”

“被そらるさん吃了。”

这家伙没法沟通。そらる看着把头转过去趴在被炉桌上的まふまふ,在心里叹了口气。

“那我可要去你床上睡了。”

“诶?そらるさん不试试在被炉里睡觉吗?”

まふまふ维持着趴在桌上的姿势,把头转过来,用一种近乎乞求的眼神看着そらる。そらる不用想都知道那家伙想干什么。

这种时候就是要拒绝。

“不。”

“可是我想挨着你睡……”

まふまふ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只好用缩在被炉里的手拉了拉そらる的衣角。

“这样的话……要被炉还是要我?”

“……”

そらる观察着まふまふ的表情,那家伙好像很苦恼的样子,抱着脑袋,眼睛闭得紧紧的,还发出了“恩……”的声音。

有那么难选吗?そらる心想,难道我现在在まふまふ心里跟被炉是一个等级……?总感觉有点不爽。

不对,简直不爽极了,そらる在心里抱怨。天天晚上抱着他那个流哈喇子的玩具睡觉这件事就已经够自己吃好长时间的醋了,现在居然连被炉和自己之间的选择都要费这么大劲?!

そらる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假搭档。

于是そらる起身就要走,まふまふ一看不好,急忙拽住他。

“我知道了啦我要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眼神飘向一边,不情不愿地关上了被炉里面的加热器。

“这还差不多。对了我能借下浴室吗?”

そらる满意地捏住了まふまふ的脸,然后猛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洗澡。

“可以的そらるさん,我去开热水器……等等等等别捏啦!!”

まふまふ拿掉そらる放在他脸上的手,逃一样地去了浴室。

不一会儿,水烧好了,まふまふ叫了一声そらる,然后去卧室钻进衣柜找了件自己平时穿的垃圾袋式衣服扔给他,然后预料之中地收到了对方的抱怨。

“你家里只有这种衣服吗?”

“そらるさん瞧不起垃圾袋!??”

“瞧不起。”

“那そらるさん就光着吧。”

“光着就光着,反正晚上躺你旁边。”

“呜啊啊啊啊啊啊变态!”

まふまふ大叫一声,把垃圾袋衣服往そらる手里一塞,然后把他推进了浴室,还不忘扔进去一条胖次和毛巾。

从浴室传来了哗哗的水声,まふまふ不知道该干什么,在客厅里转了几圈之后便去卧室简单整理了一下床铺,此时,刚才的羞愤一股脑地全涌了上来。

搞什么啊そらるさん!!!来了之后不是一直在调戏我嘛!!早知道就让他在外面冻着好了!!

まふまふ越想越气,还气得叫了两声,那声跟他上次弹不好贝斯时发出的土拨鼠叫差不多。然而浴室的水声停了之后他马上又住嘴,好像特别怕浴室里面那个人听到。然后他又默默地重新坐回被炉里面。虽然很生气!!嗯,虽然很生气,但果然还是等着そらるさん洗好澡出来之后再一起去床上睡比较好吧……现在还是忍耐一下等等他吧。

等等……生气?生气吗?まふまふ也说不准。其实有人大半夜的来陪自己还是会开心的吧。而且既然是そらる欺负自己的话也不会觉得有什多么过分……以前痴汉了几年的人,现在跟他成立了组合,一起唱歌,出专辑,一起搞活动,一起拍实写,一起去温泉旅行,一起打游戏,涂地板,一起开生放,一起开不蹲radio的大坑然后一起说好了不填,一起互相伤害炸厨房,现在还在他家留宿,这简直是做梦都要笑傻的事情。当然,まふまふ是不会把这些告诉そらる的,包括他在看到そらる给他发信息时他激动得把手机扔了出去的事情,他可是经过一番心理斗争之后才从被炉里钻出来去捡手机然后快速回复的。

一旦这样想,刚才所有的暧昧的不暧昧的举动好像都变得没什么了,甚至还感到了一种怪异的幸福感。自己怕是被欺负惯了,まふまふ吐槽自己。

即使关了被炉里的加热器,还是很暖和。まふまふ刚准备刷一遍推特,突然一阵困意袭来,他无济于事地拍拍脸,然后眼一闭,不管不顾地一头栽在了被炉桌上。

于是,现在轮到そらる头疼了。

刚洗完澡出来就看见自己的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搭档突然就趴在被炉桌上睡得跟死了似的真的很吓人。

谁来告诉我怎么在不弄醒对方的情况下把他从被炉里拖出来搬到床上!!急!!在线等!!そらる把这句话发给了天月,luz,坂田和うらた。

天月:tan90°。

luz:用安眠药,需不需要我推荐个牌子啊?

坂田:我能去蹭被炉吗(´・ω・`)!

うらた:有被炉为什么要睡床??

关键时刻你们这帮人一个靠得住的都没有。そらる扶额。

そらる一边思考,一边蹲下来细细打量着熟睡的まふまふ。平时看上去就可爱的黑眼睛此时正顺从地闭着,俨然一副乖巧的样子;粉嫩的双唇微微张开一条缝,明明只是为了呼吸,但在そらる眼里那却像是在邀请他吻上去;鬓角的头发垂下来挡在耳侧和额头,仔细看看好像还浅浅地皱起了眉,可能是因为坐在被炉里虽然暖和但不太舒服吧。

想犯 罪。そらる好不容易才抑制住自己吻上去的念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抱着まふまふ的腰,想把他从被炉里拖出来。

没想到刚拖一下まふまふ就醒了,他艰难地眨了眨眼睛,看到そらる正把着他的腰时他慌乱极了,尤其还是刚洗完澡,洁白的身体上只围了个浴巾的そらる。

“そ,そらるさん!我太困了一不小心就……”

“好了我知道了,去床上睡。”

そらる没等まふまふ说完,就拽着迷迷糊糊的的他往卧室走,そらる深知,他睡昏头的时候要是没个人扶他,怕是要一头撞墙上。

跌跌撞撞地把まふまふ弄上床,そらる换上了垃圾袋衣服,然后转身就去拿手机拍了几张まふまふ的睡颜。明天可以拿这些照片要挟他请客,そらる满意地眯起了眼睛,然后躺在了まふまふ旁边。

“晚安。”そらる转向まふまふ那边,手臂从他的肩上伸过去帮他掖了掖被子,合上了眼睛。紧接着,半梦半醒状态的まふまふ动了一下,嘴里含糊不清地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又睡过去了。

第二天,まふまふ不得不请叫嚣着要把睡颜照片发上推特的そらる吃了个饱。


END.

后记

我在夏天写被炉可能真的是脑子不太好,等到冬天的时候我可能又要写他俩大热天出去吃冰……

至于在被炉里睡觉……可能是会感冒的吧?大概是因为上半身和下半身温度差大……?在网上搜也没搜出什么靠谱的东西。

有时间的话下次想写监 禁十五题(不是)

最后祝他们俩武道馆成功!(敲碗等repo)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8)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