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相川琥珀

算是个唱见厨,PM厨。主推AtR,其次是月子。

现实中是非常忙的高三狗,每天被学校气死,作业又多的一逼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写文画画,不过每天都会看lof和微博。

各位取关随意,高考之后我再浪。

【そらまふ】雨啊,求你别停下(下)

【そらまふ】雨啊,求你别停下(下)

昨天发完被老福特删了,我加了几个空格不知道能不能行。

(前文请走我的空间ww)
注意事项,请一定要好好看↓
*cp为N站唱见:そらる×まふまふ
(这篇文中的设定是 剑士兼唱见そらる×魔法师兼唱见まふまふ)←我好有病x
*写手挑战(用“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结尾写一篇甜文)的产物
*禁止转出lof
*ooc有
*私设有
*请勿代入三次元
*撒糖向,是HE
*有擦边球
*用♬表示较大的分段
OK的话↓


“まふまふ,我家那边发信息过来了,突然出现了很多奇怪的虫子,所以我……暂时要回我的家乡去,大概要很久才能回来。”

那天,そらる非常认真地对正在咬着笔想歌词的まふまふ说。

当时まふまふ以为他在说笑,没理他。

“まふまふ!”伴随着そらる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手掌拍在桌子上发出的“砰”的一声。

“啊,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仍然叼着笔,朝他咧咧嘴,“刚才那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玩哦www”

“不是笑话啊是真的。”

“……”

几秒后まふまふ把笔放在桌子上,站起身,用他的红瞳正视そらる,问:

“很久是多久?”

“等我把家乡所有的虫子消灭啊。”

“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太危险了。”

“我要去!”

“我知道你不擅长对付虫子,你会受伤的。”

“可是そらるさん!!我们不是搭档吗!!我没法……”

まふまふ像要哭出来,右手抓住そらる衣服的下摆,对着他大喊,然后看到そら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声音又小下去。

“我说不让你去就不让你去!”そらる狠狠拍开了まふまふ的手,斩钉截铁地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随后,まふまふ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看着他拿起似乎很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门被关上的一刹那,まふまふ不管不顾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心口剧烈的疼痛让他喘不过气,他一拳打在墙上钉着的他和そらる的合照上,手被相框的角刺破,流出了血,很痛,但远不及他心灵上的痛楚。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这是そらる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每当まふまふ意识到这一点时,心就会像被狠狠扯了一下的疼。


まふまふ又回到了他原先的生活,一个人弹吉他,一个人唱歌,一个人与怪物搏斗,一个人去面对世界带给他的光芒和恶意。

一切好像都没变,除了他晚上能睡得更宽敞了。可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好孤独啊……まふまふ修着被自己打坏的装有两人照片的相框,自言自语。

从冰冷的世界跳进温暖的阳光里时感到快乐的话,那么被推回孤独的深渊时就要承受相同重量的悲伤。まふまふ真正体会到了。

他有时会想,如果当时他喊叫的声音再大一点的话,如果他抱着そらる死也不松手的话,如果他在そらる关上门的前一秒哭出来的话,そらる会不会心软然后带上他一起走呢?

但是什么都晚了,离别来得太过突然,当时的まふまふ根本没法考虑那么多,不过他还是坚信,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做得更高明。

虽然这两个人算是吵了一架。但是そらる很快就用打电话的方式把まふまふ哄好了,多亏了まふまふ战胜不了的那份孤独感。

其实そらる在家乡过得也并不好,除了每天为了神出鬼没的怪虫忙得焦头烂额,还要时刻让自己不要想起まふまふ,这会让他分心。

当他某天晚上刷N站看到まふまふ翻唱了那首《猛独が襲う》时,他觉得必须得给那家伙打个电话了。

既为まふまふ,也为他自己。

まふまふ接电话的速度快得吓人,そらる连打招呼都忘了,忍不住说他:

“别总盯着手机,对眼睛不好。”

“……そらるさん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个?”

“不是,跟你聊聊天。”

“……”

对面没话了。そらる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坏了,他把手机从耳旁移到眼前,左看右看,也没觉得有什么故障,于是又添了一句:

“你怎么了吗?まふまふ?”

“……”

还是没声,不,准确来说并不是没声,そらる能清楚地听到那边传来的强压着哭腔的呼吸声。

也许那家伙还在生气吧,そらる想。正当他准备向まふまふ道歉的时候,他听到那边まふまふ说话了。

“そらるさん,我想你了……”

啜泣声,呜咽声混杂着まふまふ略带委屈的少年音传入了そらる的耳朵,他的心被揪了一下。

“啊啊,我也想你。”そらる揉了揉眼睛。

不久,他们又回到了原先无话不谈的关系,只不过是分隔两地在谈。

そらる把家乡的事情说给まふまふ听,只挑那些积极的,好的事情,比如怪虫的数量增加得越来越慢了什么的,自己的母亲给自己做了糯米糕准备给まふまふ带回去点什么的,自己听了まふまふ的歌觉得精神饱满什么的,好让对方觉得他很快就会回来。

まふまふ也把他这边的事情说给そらる听,只挑那些他觉得开心的事,比如自己又给そらる写了新歌等着他回来唱什么的,做任务的时候遇到了非常可爱的小妹妹委托人什么的,自己家的花田好像更漂亮了什么的,好让对方放心,间接承认そらる当时不带他走是正确的选择。


某个早上,还躺在被窝里的まふまふ被手机铃声吓醒了,拿起来一看,是そらる。

“喂,まふまふ,你知道吗我这边下雨了!”

“啊そらるさん早上好,下雨怎么了吗?”

まふまふ望向自己家的窗外,阳光明媚的,看来离得真的很远呢。

“这些淋过雨的虫子突然就变得行动迟缓了,有一些还自己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也许就是有那种生物吧,”まふまふ想了想,“而且那不是省了そらるさん的事嘛,多好啊。”

“是啊,希望雨能下得再多点,时间再长点啊。”对面的そらる笑着,“那我不打扰你的回笼觉啦,拜拜。”

直到对面挂了电话,まふまふ才意识到刚才そらる那些话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雨!只要下雨就可以让そらる快点回来了!


于是まふまふ开始发了疯一样地学习天气魔法。
他拿出藏在柜子里的厚厚的魔法书,灰尘呛得他直咳嗽。他还去找比他厉害的魔法师们请教,虽被坑了不少钱,但まふまふ觉得值。

刚开始练习的时候,他的天气魔法特别容易失败,范围也小,最可气的是他什么天气都搞得出来,就是不下雨。

于是他花田里的那些花儿也跟着他遭殃。

一次他的魔法失败,非但没有变出雨来,反而把阳光变得更足了。火辣辣的大太阳悬在他头顶,他还自信地以为自己熬得过去,傻乎乎的在太阳下接着训练。于是他不争气地中暑了,在床上晕晕乎乎躺了一天。

一次他不知怎么把龙卷风招来了,要不是他的魔杖会飞,他早就被龙卷风卷起来然后摔得粉身碎骨了。

还有一次他弄出了下冰雹的天气,刚开始他以为那是雪,不以为意地继续念咒语。后来结晶固体越来越大,他不得不往家跑,一颗稍大一点的冰雹砸在他的额头上,把他砸出了血。

好痛苦啊……好想死……为什么我总是失败呢……
他哭丧着脸,一边给自己的额头贴创可贴,一边在心里抱怨。

但每当他接到そらる的电话时,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你那边还顺利吗!给我带糯米糕的话我想多要一点豆沙!!”
自己的快乐总是一件不落地告诉そらる,而自己有多疼却提都不提。

“撒娇什么的还是等そらるさん回来之后再说吧,”まふまふ满意地想象了一下,“那时我可要そらるさん双倍的安慰!”

まふまふ不是天才,但他很勤奋,也肯在喜欢的事情上下功夫,他能在音乐上有所建树,是因为他喜欢;他执着地练习下雨的魔法,是为了そらる,也因为他喜欢。

虽然每一天都会受不同程度的伤,每一天都会在和そらる打电话的时候不小心睡着,每一天都会被其他魔法师嘲笑说学什么不好非学改变天气,有什么用之类的,但他还是一点点惊喜地发现自己变出乌云的概率越来越高了,下雨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下雨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了。

不过对于他的花儿们因为经常见不到好天气而蔫头耷脑这件事,他还是很心疼的。

赶紧练成吧,まふまふ祈祷着。
赶紧让我的花抬起头来吧,まふまふ默念着。
赶紧让そらるさん回来吧,まふまふ哭着。

一次,他试着在全世界范围内祈雨,他计算着时间,大概持续了十分钟左右。雨停后他便兴高采烈地给そらる打电话。

“喂喂喂?そらるさん?你那边下雨了吗?”

“你电话打得真是时候www”そらる笑了起来“下雨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也帮了我大忙呢。我刚收拾完一窝虫子,可吓人了,我给你拍张照片?”

“不不不不用麻烦了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想象了一下那一窝虫子,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急忙拒绝,“那我就先挂啦,そらるさん加油哦——”

まふまふ放下手机,满脑子都是そらる那句“虽然时间不长但也帮了我大忙呢”,给他激动得跳到床上滚来滚去。

后来他渐渐摸清了一个使用魔法改变天气的窍门,若是满足以下条件,便能随心所欲改变天气。

1.默念自己想要的天气所对应的咒语
2.集中精神,不能分心
3.清楚自己需要改变多大范围的天气,维持多长时间。
4.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这个天气

经过痛苦而漫长的练习,又摸清了这些套路后,まふまふ觉得自己简直呼风唤雨,尤其是每当给そらる打电话的时候简直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

“そらるさん,你那边下雨了吗?”

“下了,最近天公作美啊,总是帮我www”

“是嘛是嘛,那就太好了!”

“你为什么总关心下不下雨啊,好歹关心我一下啊,我也很累的啊,まふまふwww”

“这也是对你的关心啊,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认真地说,“我想你啦。”


まふまふ发烧了。

他早该知道的,本来身体就弱还天天挨雨淋。更糟的是,这下他的魔法也帮不了他了,世界性改变天气的魔法耗魔力严重这件事人人皆知。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烧死了的时候,そらる给他发短信说自己解决了怪虫,正在回来的飞机上。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好吗!?まふまふ躺在床上兴奋地大叫了一声,随后嗓子那里传来的剧痛让他闭上了嘴,他又不得不起身去拿一片润喉糖。

这样就可以让雨停下了吧?于是他先解除了全世界的雨天气,当他准备解除他花田的雨时,他的魔力实在不太够了,必须留一点照顾自己。

那就先下着吧,不打扰到别人就行。他想。

那天傍晚,そらる撑着雨伞回到家,看见床上躺着的半死不活的まふまふ时吓得差点把伞直接扔地上。

“我一不在你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そらる跑到床前一边责怪まふまふ一边用湿毛巾给他降温。

本来还想着一回家就能收获一个大大的拥抱的,结果这家伙给我来这一出。そらる忿忿地想。

“そらる……さん,欢迎回来……”まふまふ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抱了抱そらる的脖子,算是打招呼,然后他的手又被そらる塞回被子里。

“你的魔法呢?不是有治疗效果的吗?”
そらる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まふまふ。

“我……”
まふまふ不愿意说实话,大概是因为说出来怕そらる难受,便用被子挡住嘴巴,只露出两只漂亮的眼睛,眼神飘忽。

“你用在哪了?”
そらる才不管他想不想说,他在乎的是究竟做什么才会让他把治病的魔力都搭进去。
“花田……”
“这一点也不像真的,”そらる望了望窗外毫无生机的花朵,无情地拆穿他,“花田的花是不会信你的。”
“我……用来下雨了!”まふまふ把眼睛一闭,提高了声音,“为了そらるさん能快点回来!”

そらる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晚まふまふ打电话的时候都显得很累,为什么他那么关心自己这边的天气,为什么他会没有治疗自己的魔力而是虚弱地躺在这里。

“抱歉,まふまふ,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道歉,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撅起了嘴,“我要你抱我。”

然后,まふまふ心花怒放地看着そらる爬上床,躺到了自己旁边。但没有钻进他的被子,只是在外侧。于是自己就非常不客气地裹着一层被子钻进他的怀里,用脸颊蹭蹭他的脖颈。

“そらるさん。”
“怎么了?”
“学天气魔法可累了。”
“嗯,我知道。”
“我都中暑了。”
“嗯,我知道。”
“我还被冰雹打到了脑袋。”
“嗯,我知道。”
“别的魔法师都嘲笑我。”
“嗯,我知道。”
“我连歌都没时间唱了。”
“嗯,我知道。”
“但是我觉得很开心。”
“嗯……”

まふまふ自顾自地说着,听到旁边的人的哽咽声时他停下了,然后变得很慌。

“そ,そらるさん?你哭了吗?不,我不是……我只是想要……”

想要对そらる撒娇。

这句话被嘴唇和嘴唇的重叠所掩盖。

そらる轻柔地咬 弄まふまふ的嘴唇,一道水迹从まふまふ的嘴角流下来。まふまふ慌乱地想推开他,却因为体力不支被抱得更紧了一些。まふまふ被吻得昏昏沉沉,急迫的换气间微微张开了牙齿,そらる的舌头便不客气地钻了进去,舔 弄他的上 颚,安抚他的贝 齿。等到まふまふ觉得呼吸困难,开始用拳头无力地敲打そらる的胸口时,そらる才放开了他。

“嗯,哈啊……そ,そらるさん……啊……”
まふまふ先是喘了一会儿,然后用手捂住了嘴,那幽怨的小眼神让そらる不禁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地欺 负,但碍于他还发着烧,只好掖了掖他的被子,作罢。

“这是给你的礼物,”そらる用鼻尖碰了碰まふまふ的额头,“谢谢你为我下雨。”

“我发着烧呢そらるさん……传染了怎么办……”まふまふ瞪了他一眼,但随后眼神又飘向一边,“不过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是嘛ww那太好了。”
“そらるさん,今晚抱我睡觉。”
“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床被子里太奇怪了吧。”
“就今天……?”
“那……外面雨下到什么时候我就抱到什么时候,雨停了的话我可就不抱了哦。”
“好!”

想什么呢そらるさん,我可是呼风唤雨的大魔法师啊。まふまふ在心中窃喜,毕竟自己还可以用本来应该用来治疗自己的魔力再维持整整一晚的雨。

反正有そらるさん照顾自己,那还要啥魔力。
于是他在そらる的怀里打了个响指,默念:

“雨啊,求你别停下。”

放出了全部的魔力后,他满意地看着窗外的雨,把头埋在そらる的臂弯里,轻轻地说:

“晚安,そらるさん。”
“晚安,まふまふ。”

他听到了そらる给他的温柔的回应,便放心地沉沉睡去。明天他还要起床打理他的花田。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END.

后记
找mingan词找得心累。
写手挑战真是个害人的东西_(:_」∠)_
我的肝已经爆没了,也有可能是被小天使炸没的x
文章中有很多用比较幽默的文风描写的句子;还有一些表达很深沉的地方,我自己个人有很深刻的理解但是我在文里没有明说;语言上的表达我也好好下了一番功夫,尽量去表现了人物的性格和情绪的转变,这些还请大家好好找一找感受一下哦ww
反反复复修了好几遍,应该是没有逻辑上的问题!(其实本来魔法就是个bug)(划掉)
很努力地想表现小天使的善良和努力,so总的仗义和温柔!!希望大家能有这样的感觉!
编入了几首小天使原创的歌和翻唱的歌,啊,《零下20度和你的离去》什么的是我瞎编的,并没有这样的东西!
大概就这样,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