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相川琥珀

算是个唱见厨,PM厨。主推AtR,其次是月子。

现实中是非常忙的高三狗,每天被学校气死,作业又多的一逼所以基本没什么时间写文画画,不过每天都会看lof和微博。

各位取关随意,高考之后我再浪。

【そらまふ】雨啊,求你别停下(上)

【そらまふ】雨啊,求你别停下(上)

注意事项,请一定要好好看↓
*cp为N站唱见:そらる×まふまふ
(这篇文中的设定是 剑士兼唱见そらる×魔法师兼唱见まふまふ)←我好有病x
*写手挑战(用“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结尾写一篇甜文)的产物
*禁止转出lof
*ooc有
*私设有
*请勿代入三次元
*撒糖向,是HE
*用♬表示较大的分段
OK的话↓


まふまふ是一个魔法师。
一个孤独的,内向的魔法师。
他只拥有中等水平的魔法能力,也不擅长和人交往,所以他自己找了个远离城市的好地方,创造出了个花田,和一座红顶白墙的小房子。这个地方非常隐蔽,普通人如果没有他的引导是进不来的。
他的花儿们是纯白的,他很喜欢这个颜色。他觉得这个颜色可以时时提醒他保持温软的性格和纯净的感情。虽然这些并不是一个魔法师需要具备的东西。
“也许就是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善良,我才没法变强的吧。”每当まふまふ看着那些高级魔法师不择手段地杀戮,背叛,一边望着他们不断上升的排名和不断增加的财富,一边洗净手上的鲜血,露出阴险的笑容的时候,まふまふ就会这么想。
但是他从未改变自己的本心。

除了接任务和出门买生活必需品之外,他从不和陌生人有过多的交流。
“就算地球缺了我,还是会一如既往转得好好的吧……?是吧,神明大人?”
其实作为一个魔法师,不应该总把神明大人挂在嘴边的,他时常这样告诫自己,但习惯总是驱使着他在表达负能的末尾加上这样一句。他说给自己听的负能发言很常见,尤其是在完成一次A级的任务失败,气愤的委托人跟踪着他进入了属于他的花田然后把他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之后,他变得更加负能量了。
“毕竟当时除了鞠躬和道歉我什么都做不了啊,我不接那样的任务就好了。”他后来回忆这件事时脸上满是深深的无奈和哀伤,“虽然我真的对非法进入这件事很生气就是了。”

就是这样一个对世界毫无感情的魔法师,却深爱着音乐。
可以说,他接受了世界对他的所有恶意,又把他全部的感情投入音乐,然后用音乐爱着这个令他悲哀的世界。

有时他甚至觉得他的声音也有了魔力。有一次一对住在附近的兄妹带着一个很难的任务问遍了所有的魔法师,但没有人愿意帮助他们,他们只好费大劲找到まふまふ,向他请求帮助,求他帮忙打深海洞窟的蛟龙,拿它的龙鳞当药材。まふまふ本来不愿意去那样危险的地方,但当他看到那家的妹妹那样虚弱地躺在床上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意料之中的,他在战斗中一直处于劣势,还受到了非常重的伤。正当蛟龙要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他害怕极了,不由自主地飚了高音,那高音震晕了蛟龙,于是他不费什么力就拿到了鳞片,拿完后也没有伤害那条差点把他咬死的蛟龙。
“我不会杀它的,”那对兄妹给伤痕累累的まふまふ包扎时,他笑了笑,“就算是我,如果有人要扒我的衣服,我也会拼命的啊www所以我理解它,它以为我想要它全部的鳞片才那样的。”

后来他思来想去,决定好好练习自己的吉他和歌声的魔力。
所以他买吉他等日用品的次数好像比外出接任务和学习魔法的次数还要多。
吉他不算日用品吧,说不定会有人这样说。
“嗯?吉他不算日用品吗?算的啊。我一天没有吉他就会活不下去!”他反驳道,也不知道在反驳谁。
于是他的生活单调极了,练习魔法,弹吉他,写歌,唱歌,录歌,然后把它传到网上,或上网听听别人的歌,想换新吉他了就出去接几个B级C级的任务赚点外快。
感觉我的本业都快变成副业了啊。魔法师まふまふ弹着吉他,失落地自言自语。
直到他有一天遇到了そらる。


那是个下雨的晚上,刚完成了一个难度较高的B级任务,まふまふ累得要死,那个难缠的恶鬼连让他坐在魔杖上飞回家的魔力都没给他留,他只得拿了报酬晕晕乎乎地往家走,用两手抓着魔杖,支撑着自己缓缓前行。
雨下得蛮大的,水珠打在他的帽檐上,披风上,不久就侵入了他银白的发丝和衬衫。
浑身湿答答的好难受啊!他本能地想撒娇,但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人买他的账,只好把涌到嘴边的抱怨吞回肚子里。
“还是回去抱怨给teru那家伙听吧。”他叹了口气,“即使那家伙是个玩偶。”
又艰难地走了一段路,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唱首歌就会有力气了吧。”他乐观地想,他对自己的歌有信心。
他选了一首音较低的歌,小声地唱起来,这样不会耗费他太多体力。也许是因为他太累了,连有人跟着他进了花田这件事他都没发现。

白色的花朵被雨水砸得东倒西歪,まふまふ心痛地想:“明天又要用一些魔力在花的治疗上了。”
他回到他的小房子里,把做任务得的报酬往桌上一扔,换了衣服准备省了晚饭大睡一觉。
这时,他听见了敲门声。

“对不起,我想避个雨,可以吗?”
まふまふ浑身一激灵,从床上跳下来踩着拖鞋跑到门口,顺着猫眼往外看。
是一个穿得很帅的家伙,有非常漂亮的蓝瞳,腰间别着把剑,风度翩翩的。但湿漉漉的发丝贴在那人的额上,其实还蛮狼狈的。
如果没下雨的话……确实是挺帅的。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
まふまふ有点慌,毕竟经历了上次被骂的事情他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请。”
大概是被屋里传出的软乎乎的少年音惊到了,门外的人愣了老半天才回话。
“你是怎么找进来的?”まふまふ的耳朵贴在门上,认真准备听外面的回答。
“循着你的歌声,太好听了于是就一直跟着,很对不起。”外面的人显得非常平静,只是声音压得很低,好像还鞠了一躬。
听到这里,まふまふ觉得他不是坏人,于是把他请进了家。


“你好,我是そらる,是一个剑士。你呢?”そらる在拧衣服上的水时,转过头笑着对まふまふ说。

啊?不会吧?そらる……さん?是我一直想见的そらるさん吗?是这样的人吗?哎呀不会不会,我怎么可能遇到呢……不过这个人和そらるさん的声音真的很像,刚才没听出来大概是因为他在门外?……果然还是错觉吧?

其实是这样,まふまふ经常上网听歌,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一个叫niconico的弹幕网站上听到了一个名叫そらる的唱见的歌,然后就深深陷进去了。

まふまふ用魔法计算过,那个そらる唱过一首叫愛迷エレジー的歌,他循环了500多遍。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求你好好练习魔法啊啊啊啊!!”まふまふ每天早上都跪在镜子前面对镜子里的自己大喊,喊完后默默地站起身拿起手机去N站看そらる有没有更新。

正当まふまふ想起这些事的时候,他面前的そらる在他眼前摆晃了晃手。

“你怎么啦?”
“啊,我没事!那个,我是まふまふ,是魔法师,你好。”まふまふ急忙回答他,然后把自己干净的换洗衣服递给他。

嗯?我的错觉吗,他听到我的名字的时候好像愣了一下?
“……真对不起,还要麻烦你帮我拿换的衣服。”そらる解下剑放在一边,接过まふまふ递过来的衣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不,我才要对不起!家里只有宽松的像垃圾袋一样的衣服给你……”まふまふ低下头,对了对手指。
“别这样说,まふまふ,”そらる微笑着摇摇头,拉了拉衣服帽子上的猫耳,“很可爱啊。”
“啊,真的吗!!我也这么觉得!!”
まふまふ还是第一次被人称赞审美,开心得感觉有点飘飘然了。

雨好像下得越来越大了,まふまふ的直觉告诉他这场雨在明天早上之前不可能停。所以そらる怕是只能留在他家过夜了。
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まふまふ其实是不太愿意跟别人睡在一间屋子里的,即使そらる毫无恶意,即使そらる性格温和,即使そらる称赞了他的审美,即使そらる可能就是那个用网络上的音乐和视频陪伴了他很久的そらる。
但まふまふ实在没法把そらる从暖和的小房子里“请”出去,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牺牲自己怎样都无所谓的习惯。

“そらるさん要不要今晚住在我这里?”
“可以吗……?”
“そらるさん的话可以哦。”
“那就麻烦你了。”
“那そらるさん,今晚请睡我的床吧!”
“……你呢?”
“我打地铺。”
“那怎么行,你去床上睡,我打地铺就行了。”
“诶……可是そらるさん既是长辈又是客人……”
“那我现在以长辈的身份命令你去床上睡。”
“そ……”
まふまふ本来还想谦让,但当他一抬头看到そらる已面带愠色时,顿时被吓得默不作声。
“そ,そらるさん先去洗澡吧,我去帮你弄地铺!!”
まふまふ一边喊一边连奔带逃地跑进了杂物间,翻找被褥。
嗯?怎么回事?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搞什么哦……まふまふ把手放在胸口,心跳得厉害。


“所以呢,想不想在睡觉前来一首小夜曲?”そらる洗好澡,拿毛巾擦着头发,踩着人字拖吧嗒吧嗒地走出来,对还在整理床铺的まふまふ说。
“嗯?什么?”
まふまふ被他突然响起的嗓音吓了一跳,掩饰般地抹了把脸,然后意识到自己好像没听清そらる说了啥,只好懵懵地又问了一遍。

“我说啊,睡觉前来一首小夜曲,我想听你的吉他。”说着そらる指了指靠在墙边的黑白色吉他,投给まふまふ一个特别期待的眼神。
まふまふ这下听清楚了,他也很高兴有人愿意听他的音乐,而不是对他的魔法说这说那。于是他拿起吉他,准备弹他的《镜花水月》。
好,今天的拨弦也很完美。まふまふ满意地想。

“時が夜を連れて  君と見ていた空を 暗く染め上げる……”
嗯?我没唱啊……?まふまふ奇怪地偏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坐在他旁边的そらる。
他在唱,他的嗓音极其清澈,还带着一点成熟和慵懒的感觉,声音收放自如,游刃有余,每个音节都好好的在调上,感情也到位极了。
正是他一直听的那个そらる!
まふまふ从未这样近距离地听そらる唱歌,他听得入迷了,停下了弹吉他的手。

“啊,一不小心就唱出来了,对不起,打扰到你了吗?”

“……不不不,そらるさん唱得太好了我听着听着就没法分心去弹吉他了!そらるさん好棒!!!我一直都在听你的歌啊www原来你会唱这个!!我好开心!!”
まふまふ说着就要把吉他扔到一边然后去握そらる的手表示感谢,そらる急忙救下了那把吉他,放到床边,然后握住まふまふ迫不及待伸过来的手。

“过奖过奖,你吉他弹得好听我才忍不住唱的www你说你叫まふまふ的时候我就觉得网上那个可能是你,”そらる掏出手机,翻了几下,然后拿给まふまふ看,“你不是把这首歌投到网上了吗?你看,我还下载了视频,这首歌真的很好听。”

“啊啊啊啊啊,好害羞啊别夸我啦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唱的歌我也一直都有听,有一天能被真人夸什么的……我想都不敢想……”まふまふ看着そらる的收藏夹里有好多他的歌,脸红极了,急忙捂住脸,声音里却满是喜悦,说话的声调好像也高了一点?

“诶——谢谢你能这么说www以及まふまふ原来你这么可爱的吗?”そらる伸手揉了揉旁边的人的头发,“听着你写的一些负能量的歌时还以为你是个特别阴暗的人呢,没想到这么温柔这么可爱这么有礼貌。”

于是,そらる非常满意地看着まふまふ的脸越来越烫,然后啊啊啊啊地大叫,意识到自己很吵之后又把头埋到了双膝间,耳根红红的,像他的眼睛一样。

天知道那天晚上まふまふ是怎样怀着这种能炸死人的心情睡着的。

第二天一早,雨停了。

“那么我走了,谢谢你まふまふ。”
そらる重新换上了他威风凛凛的套装,拿上剑和手机,准备回去。
まふまふ只穿着一件衬衫,随便套了个短裤就急急忙忙地跑出来给そらる送行,头上却戴着他的大魔法师帽子,帽檐被他有意拉得很低,そらる看不见他漂亮的红色眼睛。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的声音闷闷的,“你还会回来找我玩吗……?”
“有时间的话会的。”
“那那那你还能找到我这里来吗?”
“そらる的智商没那么低www走进来一次就能记住路了。”
“是吗……”
“……まふまふ,把眼睛露出来,送别的时候哪有遮着眼睛的啊www”
そらる本来想笑,但看着まふまふ难过的样子他也笑不出来了。
“……嗯”まふまふ拿下了帽子,也不知道眼睛是因为偷偷哭了还是因为本来就那样,显得格外红,但他还是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说,
“そらるさん,一路顺风!”


まふまふ本来悲观地以为这又是什么跌宕起伏的BE小说桥段,两人分开了就再也没能见面之类的。他甚至还开始写一首歌,叫《零下20度和你的离去》。
“啊……当时说一些耍帅的台词就好了啊……”まふまふ抱着teru,拿笔杆敲着书桌,“そらるさん不会再来了吧,因为我是个没用的连分别都要挡住脸的魔法师啊。”
生活好像变得更无聊了,这样的我已经没办法去爱了。
まふまふ内心又溢满了负能量。

结果不久他就发现,他想多了。そらる除了打打剑士做的任务,唱唱歌之外就没啥事了,所以そらる的自由时间里,大部分都和まふまふ待在一起。
搞什么哦,欺骗大魔法师的感情!まふまふ马上撕掉了写了一半的《零下20度和你的离去》,这玩意儿要是被そらる看到了怕不是要笑话死他。

更何况现在そらる连录歌都要到まふまふ家去录了。
“旅店的隔音效果太差了。”そらる抬着麦克风架来找まふまふ的时候振振有词,“你这里比较好,不会影响别人。”
まふまふ倒也开心,多个人陪他搞音乐简直是他做梦都要笑傻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和そらるさん!

于是这两个人一起生活得有声有色。

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合作弹唱《夢花火》的时候,そらる因为光注意听まふまふ弹吉他时压低的数节拍声,而忘记了后面的歌词,被まふまふ打趣了一下午。

まふまふ做任务的时候被一只怪物弄伤了手臂结果一周不能弹琴,气得そらる在林子里转悠了一天寻找那个怪物报仇。后来没有找到,そらる灰溜溜地回去找まふまふ,还是まふまふ一边求他帮忙换绷带一边安慰的他。

そらる说想要一个漂亮可爱的女朋友,まふまふ说那我变一个给你吧,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鼓捣了半天,そらる本以为真会有可爱的女孩子出来,没想到门打开之后是穿着女装的まふまふ扭扭捏捏地站在那里,而且そらる竟然觉得毫无违和感。

そらる跟其他剑士喝酒喝醉了,まふまふ透过水晶球看到了,于是赶过去连拖带拽地把他弄回自己家,结果刚进门就被抵在墙上了,还被神志不清的そらる咬了嘴唇和锁骨。第二天早上まふまふ红着脸气急败坏地质问そらる,却只得到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和一句“什么呀我不知道呀”。

不好,生活怎么这么开心。まふまふ时不时会有这样的感慨,以负能量著称的中二大魔法师要沦陷在幸福里了!!!
这可不行!!我可是大魔法师……呼……
他靠在そらる的肩上睡过去了。そらる把他搬到床上轻吻了他一下时,他还发出了舒服的哼哼。
这和原来那个孤独内向又负能满满的魔法师真的是一个人!


某天。

“そらるさん,你不要住旅店了,和我一起住吧?”
“我一直在等你说这句话,まふまふ。”

于是そらる开开心心地搬进了まふまふ的小房子,然后开开心心地和まふまふ一起录歌,开开心心地占了まふまふ一大半的床。
まふまふ哭笑不得,那有什么办法?是自己提出来的,自己也很绝望啊。他某天晚上被熟睡的そらる挤得摔下床时这样想。
冤有头债有主,于是他只好拉上そらる一起做了几个B级的任务赚钱,买了个大大的双人床。
所以自然而然的,他们再也不单独外出打自己的任务了,结成了搭档,去哪都一起。

做任务的速度倒是快了不少,而且就算一方倒下的话也会由剩下的那个倒霉蛋把他的搭档弄回家去。这样就没有暴毙荒野的危险了www
不过也有不太方便的时候,这样他们能接的任务也多了不少限制。

比如……
“そらるさん,今天我们去打冰史莱姆吧!以前关照过我的杂货店老板跟我说想做刨冰。而且我也想吃。”
“你主要还是想吃吧……我是没问题啦,但是你的魔法不是对冰系没辙吗?你还天天叫着冷啊冷啊的,你还是别接这个任务了。刨冰我给你买。”
“唔……好吧。谢谢そらるさん!”

有了搭档的话,就不能只想着自己的事情了,或者说要更多地去想对方的事情。这是他们第一个心照不宣的准则。

成为搭档的话,就要同生共死了,或者说无论如何绝对要待在一起。这是他们第二个心照不宣的准则。

まふまふ从未想过,真正意义上的长久的分别还是会来的。
他的そらるさん为了遵守第一个准则而违反了第二个准则。

TBC.

(下)已经在码了,大概很快就能发出来了www
真的是HE你们相信我(๑•̀ㅂ•́)و✧

评论(13)

热度(73)